Supporters the presidential candidate of Costa Rica's governing Citizen Action Party (PAC) Carlos Alvarado EZEQUIEL BECERRA/AFP/Getty Images

哥斯达黎加是如何做对的

圣何塞—极权主义和原型法西斯主义正在世界多处崛起,看到还有一个国家的公民仍然对民主原则坚持不懈着实令人鼓舞。如今,这个国家的人民正在试图重新定义二十一世纪的国家政治。

多年来,人口不到五百万的哥斯达黎加因为其进步领导力而广受世界关注。1948年,在经过短暂的内战后,总统费雷尔废除了军队。伺候,哥斯达黎加便成为冲突解决和预防研究的中心,建立了联合国管理的和平大学。哥斯达黎加不但拥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更表现出具有远见卓识的环境领导力,致力于再造森林,全国三分之一领土被划为自然保护区,几乎全部电力都来自清洁的水电。

哥斯达黎加人不准备放弃他们的进步遗产。在最近的总统竞选中,在高投票率的推动下,奎萨达凭借60%多的支持率赢得胜利,而他的反对者准备限制同性恋婚姻,这是哥斯达黎加长期以来坚持人权政策的倒退。

哥斯达黎加加入了所谓的福利联盟(Wellbeing Alliance),这是一个由少数国家组成的联盟,致力于实施经济表现和社会进步措施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the Measurement of Economic Performance and Social Progress)强调的概念,设计更好的福利指标。福利联盟承认委员会所强调的GDP的缺陷,寻求确保公共政策能够通过促进民主、可持续性和包容性增长,推进公民的最广义福利水平。

该计划的一个重要部分是扩大该国已经相当强大的合作社和社会单位的规模,设法再纳入五分之一人口。这些机构是对资本主义的极端形式的可行替代品,极端资本主义导致了许多道德败坏行为的出现,如金融业的掠夺性贷款和市场操纵、科技公司滥用个人数据,以及汽车工业的排放作弊等。它们建立在构建信任和合作的基础上,也建立在一个信念的基础上:关注成员的福祉不但能提高福利,也能提高生产率。

和一些其他国家的公民一样,哥斯达黎加人证明了不平等性是一种选择,公共政策能够确保比光靠市场提供的更大程度的经济平等和机会成本。他们甚至凭借有限的资源,实现了高质量的免费公费医疗和教育。如今,哥斯达黎加寿命预期比美国更高,并在继续增加,而选择不采取改善普通公民福利所需要的措施的美国人,寿命正在变短。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但哥斯达黎加固然取得了这些成功,也面临着两个关键性问题:持续的结构性财政赤字和僵化的政治制度。财政赤字的经济学很简单:刺激经济增长,提高税收或减少支出。但政治学完全不容易:所有政治领导人都希望经济增长解决问题,但经济增长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没人喜欢其他两个选项。

大部分面对这一局面的政府会砍掉基础设施等项目,因为这样做的成本需要几十年才会显现出来。而对哥斯达黎加来说,这一错误将会更加严重,因为哥斯达黎加的基础设施无法完全跟上经济增长,如果能加以改善,其本身可以成为推动增长的重要因素。当然,政府永远可以更加高效,但在经历了多年的整顿后,进一步合理化空间已经不大。几乎可以肯定,最好的办法是提高税收。

要让税收与寻求全体公民福利最大化的总体经济战略相适应,税收制度应该遵循三个核心原则:对坏事物(如污染)而不是好事物(如工作);税收的设计要尽量减小经济的扭曲;要维持累进性税率结构,让富有个体缴纳收入的更大比例。

哥斯达黎加已经实现了经济绿色化,因此征收碳税无法像其他国家那样筹集那么多资金。但由于哥斯达黎加几乎全部电力都是清洁电力,转向电动汽车讲师更有效的二氧化碳减排之道。这一税收有助于哥斯达黎加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电动汽车占主导地位的国家,使其更加接近实现碳中性经济的目标。

在不平等性仍然是一个问题的情况下(尽管不如拉丁美洲其他国家那么尖锐),更加累进和全面的所得、资本利得和财产税至关重要。富人的所得很大一部分通过资本利得获得,而如果资本利得税率比其他所得税率更低,将加剧不平等性,导致扭曲。经济学家在许多事情上都存在分歧,但可以形成一致的一点是向得自哥斯达黎加土地的收入或资本利得征税不会让土地逃掉。这就是十九世纪大经济学家亨利·乔治(Henry George)认为土地税是最好的税的原因之一。

最大的挑战是政治:哥斯达黎加的总统制在有两个主要政党、规则被制定来确保少数意见获得充分尊重的政体中运转良好。但如果选民感到失望的话,这套制度可能会迅速导致僵局。而在一个日新月异的世界中,政治僵局可能带来高昂的代价。赤字和预算可能“爆炸”,变得不可收拾。

年仅38岁的阿尔巴拉多(Alvarado)正在试图为哥斯达黎加创一个新的总统模式,这一模式不必修订宪法,而是从各方遴选部长。我们希望,这场合作运动所铸就并植根于哥斯达黎加文化的合作精神能够起作用。果真如此的话,蕞尔小国哥斯达黎加将成为未来的希望灯塔,证明有可能存在另一个世界,在这里,启蒙价值观——道理、理性对话、科学和自由——将会兴盛发达,让所有人都受益。

http://prosyn.org/JntSEoZ/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