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气候行动怎样能使美国强大

新加坡——气候变化是人类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但身为世界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和气候政策关键行动者的下任美国总统不相信气候变化正在发生,或至少不相信人类在其中发挥推动作用。如果唐纳德·特朗普真的希望“让美国再次伟大”,就像他在竞选口号中所宣扬的那样,他需要改变自己的态度,并且接受气候议程。

迄今为止,形势看起来并不乐观。尽管有大量科学数据的支撑,特朗普依然声称人类活动导致全球变暖缺少证据证明。他甚至称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是中国人的发明,并以破坏美国制造业竞争力为目标(虽然他后来收回了这一指控)。尽管如此,他并未对人类驱动气候变化的整体怀疑进行重新思考。

为了反映这种思路,特朗普已经宣布打算取消燃煤电厂的碳排放限制、加快生产化石燃料以及收回对风能和太阳能的支持。他还承诺要让美国退出去年12月巴黎签署的气候变化协定。这样的倒行逆施或将对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努力造成灾难性的打击。

正如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2005年拒绝签署气候变化京都议定书造成新一轮排放激增一样,特朗普拒绝履行美国巴黎协议承诺的决定或将促使其他国家仿效。毕竟,履行国家承诺所需的费用已经让许多国家忧心重重,尤其是在目前经济复苏乏力的时候。而燃烧化石燃料在大部分经济活动中仍然比利用清洁能源更为廉价(如果不考虑相关环境破坏损失的话)。

当然,从长远看,燃烧更多化石燃料将推升医疗保健成本,并阻碍工人生产率的提高。然后还有日益频繁和严重的气候相关灾害——包括洪水、干旱、风暴和热浪——造成的经济和人力成本,所有这些在世界范围内都呈现出上升的势头。

可以肯定,特朗普最近会见了前美国副总统和积极气候活动家戈尔。尽管如此,特朗普似乎不太可能改变他对气候变化的看法,特别因为他所挑选的内阁成员大多秉承同样的腔调。

好消息是他可能并不需要这么做。事实上,特朗普可以为实现其他目标而采取行动——从推动美国经济到强化美国全球影响力——但同样也可以推进气候议程。

上述首要举措是增加对能源效率和储存、可再生能源系统以及小型安全汽车等气候友好部门的研发投资。在上述领域实现技术突破——美国最有能力实现这种突破——或将对商业发展产生重大的影响。而建立高科技生产和高效能源部门或将成为特朗普兑现为美国人创造大量工作岗位的竞选承诺的最佳机会。

尽管特朗普非常希望振兴对其竞选获胜发挥重要作用的所谓铁锈地带的钢铁和煤炭部门,��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像从国外带回大量制造业岗位一样)。事实上, 煤电已经在逐步退出美国历史舞台,因为健康和环境(不仅限于气候)等领域的关注迫使这些州关闭工厂。

此外,天然气产量处于历史高位;其在发电领域33%的占比现在已经把煤炭甩在身后。可再生能源和核电同样在不断增长,这一趋势几乎肯定还远未结束。为创造铁锈地带复兴,特朗普必须利用这种趋势,推进更加节能创新的方法,上述方法与支持加利福尼亚和纽约经济增长的策略是十分相似的。

特朗普可以通过巩固建筑规范中的能源效率来强化动态盈利节能工业的进步。新建筑和其他基础设施应当采用节能照明(包括更好地利用阳光)、采暖和空调系统。通过改造现有建筑实现更有效的能源利用也能带来巨大的回报。

保持和加强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可能是说服气候怀疑论者特朗普支持气候行动进步的一个关键理由。其他著名的全球领袖——包括中国主席习近平、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对污染和环境退化造成的破坏深表关注。如果美国否认在这一领域的领导作用,就可能面临相当大的信誉损失。

全球气候领导责任将要求美国首先兑现其巴黎承诺。特朗普坚持美国清洁能源计划非常重要,该计划确立了各州逐步减少碳排放目标,即到2030年将发电产生的国内排放相比2005年减少1/3。延长可再生能源生产者和消费者的税收抵免将对实现这一目标产生极大的帮助。

但即便实现巴黎协议制定的目标也不足以避免全球温度的灾难性升高。我们必须通过推动清洁能源、清洁交通和清洁工业超额完成目标。要想做到这一点,美国的专业技术和领悟能力将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

特朗普已经希望投资于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如果他能以对气候友好的方式来推进这项工作,美国将会获得巨大的利益——同样获益巨大的还有世界其他各国。如果这位前身是商业巨头的总统没有意识到气候变化所造成的危害,他至少应当在看到巨大的商业机会时抓住它。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