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tors and volunteer at the Salvation Army Matt Cards/Getty Images

否认阶级斗争的高昂代价

雅典—盎格鲁文化圈的政治氛围充斥着资产阶级之怒。在美国,所谓的自由建制派认定他们被“可怜之徒”的暴乱所劫。这群可怜之徒从普京的黑客和Facebook的罪恶的内部操作那里获得力量。在英国,愤怒的资产阶级正在让自己相信,对脱离欧盟从而实现可耻的孤立主义的支持丝毫未受到影响,尽管整个过程表明退欧非常狼狈。

分析的范围令人咋舌。激进狭隘(militant parochialism)在大西洋两岸迅速崛起的现象受到了全方位的研究:精神角度、文化角度、人类学角度、审美角度,当然还有身份政治角度。仅剩一个尚未受到多少关注的角度正是理解目前所发生的状况的关键:始于20世纪70年代的一场从未停止的指向穷人的阶级斗争。

2016年,即英国退欧和特朗普当选的这一年,两组被建制派分析师精明而尽责地忽视的数据说明了一切。在美国,根据美联储数据,一大半美国家庭没有资格获得能够让他们购买最便宜的在售汽车的贷款(日产骐达轿车,价格为12,825美元)。与此同时,40%多的英国家庭依靠信用卡或食品银行来养活自己,覆盖基本需要。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WBMp5OF/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