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关切尔诺贝利事故的谎言和误解

1986年4月26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二十周年正在引发新的一波有关其对人类健康和环境影响的危言耸听浪潮。此类纪念性场合已经成为例行公事,也就是几十万人死亡,对癌症发病率上升、先天缺陷以及总体死亡率都有不断最新的报道。

对于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受害者而言,这一情形不仅被严重扭曲、而且有害。目前为止所进行的所有具有声望的科学研究都得出结论说,核辐射的影响要比担忧的要轻。几十个扑灭反应堆大火的紧急灭火工人死于急性放射性疾病。对癌症发病率以及事故发生后的几个月内在核反应堆工作的“清除人员”心血管疾病的上升的研究仍然在进行之中。而且,还发现了由于在事故发生后紧接着的几个星期内通过饮用牛奶而吸收的放射性碘导致的大约5000个甲状腺癌症病例,他们当时还都是儿童。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的确有一些痛苦不堪的事情,特别是那些事故发生后3百30万被迁移的人们。对此毫无疑问。但是,对于5百万居住在受到影响的地区、并被指定为切尔诺贝利事故“受害者”的人来说,核放射对于身体健康并没有可以察觉到的影响。

这是因为这些人受到低辐射的数量,在大多数情况下和自然背景水平大体相当。连续二十年的自然腐化和补救措施意味着大多数原先被认为是受到“污染”的地区不再应当贴有这样的标签了。甲状腺癌病例的98.5%都得到了成功的治疗。除此之外,科学家们尚未记录到放射和身体状况的任何联系。

只有在心理健康方面发现了明显的影响。看起来,对放射的恐惧对健康的威胁要比放射本身大很多。到处都有压力的症状,而且受到影响的地区的许多居民都坚信他们由于核放射而会生病并早死。

造成这一现象的部分原因是,苏联对此的最初反应是诡秘的。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在1986年5月14日,也就是事故发生几周后才对此发表电视讲话。谎言和误解已经根深蒂固,而且超过了随后提供可靠信息的努力。政府大幅度提供福利政策给那些被规划为残疾人的生活在受到切尔诺贝利影响地区的数百万人,这些谎言鼓励了宿命主义和悲观行为,并且在受到影响的社区中产生了“依附文化”。

由八个联合国机构和白俄罗斯、俄罗斯以及乌克兰组成的联合机构联合国切尔诺贝利论坛加强了这些结论。切尔诺贝利论坛的成立就是为了通过在科学一致意见可以形成的领域作出明确的结论而解决在公众和政府官员之中有关事故影响的疑惑。论坛在这一方面获得了成功。9月份则发表了一份有关辐射影响的全新和令人安慰的报告。通过以下联接可以找到这份报告的通俗易懂的摘要:http://www.iaea.org/publications/booklets/chernobyl/chernobyl.pdf

切尔诺贝利论坛的结论应当带给人们宽慰,因为它们表明侵袭该地区的幽灵并非是不可战胜的辐射,而是可以战胜的贫穷。该地区所需要的是目的在于创造新的谋生手段、而并非加重依赖程度的政策、解决破坏整个前苏联健康的生活方式问题(吸烟和饮酒)的公共医疗运动以及促进自力更生并且返回正常生活的社区发展规划。

但是,对切尔诺贝利论坛带来的信息的反应确实令人惊讶地毁誉参半。某些官员又重新回到有关由于切尔诺贝利所引起的死亡数目的耸人听闻的语言。某些非政府组织以及切尔诺贝利慈善组织对此表示难以相信,他们引用公开承认的普通民众的健康问题作为证据。核电的反对者说私利破坏了切尔诺贝利论坛的诚信。

构成切尔诺贝利论坛的科学依据众多,因此,这些反应反映的不仅是谎言和误解挥之不去,而且是既得利益。有关切尔诺贝利的新的观点威胁到慈善组织的生存。某些外国的慈善组织为儿童提供医疗“缓解”,它们的筹款依靠那些的有关先天缺陷儿童活灵活现的电视画面。

这一全新的理解同时还剥夺了该地区官员们例常的寻求国际同情的手段,即使在二十年后重复这些呼吁并不能带来什么财政援助。这些手段通过错误地表述问题而威胁到把稀有的资源投入到错误的救济上。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切尔诺贝利事故的二十周年纪念日对于所有相关者而言都是一个理想的作某些诚实的扪心自问的机会。各国政府担忧受到切尔诺贝利影响地区的命运是正确的,但是,前进的方向要求有新鲜的思考以及大胆的决定,特别是把重点从向数以百万计的人发放微不足道的的福利转向有针对性的拨款来帮助促进就业和经济发展。同样地,慈善机构担忧人口的健康是有道理的,但是它们应当集中精力在受到影响的社区内促进健康的生活方式,而不是把儿童们送到国外,好像他们的家园是有毒的那样。

各方担忧受到影响的人口是有道理的,但是,比任何先进的诊断设备更为重要的是以通俗易懂的方式用令人信服的信息对抗切尔诺贝利事故破坏性的恐惧遗产。切尔诺贝利的儿童们都已经长大;符合他们的利益、以及他们自己的孩子们的利益的方式并不是没完没了地唤起辐射的恶梦,而是交给他们重建自身社区所需要的工具和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