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为何非洲应该无现金化

亚穆苏克罗—印度最近正在追求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无现金经济。尽管一开始出现了一些错误和混乱,但这个工程将会成为13.1亿印度人民获得更好生活的转机。非洲也应该制定类似的目标——并通过建立货币联盟迈出第一步。

当然,实现无现金社会本身不是终点。相反,这只是帮助推动金融包容、安全和繁荣的手段。

如今,大约有3.26亿非洲人——相当于非洲成年人口的80%——无法使用正式和非正式的金融服务。但把钞票藏在床垫下绝不是捍卫家庭储蓄的良方,更无法让家庭积累足够财富摆脱长期贫困。

类似地,数百万非洲人在非正式经济中讨生活。在非洲的大部分国家里,非正式经济贡献了大约 41%的 GDP。这使得这些非洲人无法得到保护,也无从获得财金融稳定,无法创造财富。走向无现金社会能迫使公民、公司和决策者制定让所有非洲人都进入金融系统的机制,大大改善数百万无法获得银行服务或获得足够银行服务的非洲人的生活;也能让许多生计进入到正式经济中——这对于非洲国家来说是一个重要的经济机遇。

目标应该是通过与经济活动有关的金融包容实现繁荣。小微企业需要的是新资本以创造就业、做大经济蛋糕;而与经济活动关联的银行账户能确保即使是路边小贩也能从经济蛋糕中分得一块。

但金融包容不会因为不使用现金而从天上掉下来。相反,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指出,成功的去货币化需要可执行的全面计划来增加金融包容和银行的使用。

这一计划应该着重于构建正确的经济活动生态系统。在非洲,这意味着不但要普及金融服务,还要推动金融扫盲。新建银行账户如果闲置,就无法带来多少积极效果。要确保金融包容真正让经济转型得以实现,非洲人必须获得知识和工具来充分利用金融服务。

当然,所有这些都绝非易事——印度在实施激进的去货币化过程所遇到的挑战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成功需要渐进方针。非洲必须让现金稀缺现象让非正式经济难以为继,就像印度那样。

但如果非洲成功实现了这一转型,收益将是巨大的。��货币化甚至可以为国家省钱。万事达卡估算,每年全世界要花掉1%的GDP用于铸造、处理和分发钞票。这笔钱可以更好地用来满足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进一步改善非洲穷人的生活。

有理由相信,非洲能够成功实现无现金化。目前,已有很大一部分非洲人在使用M-Pesa和等EcoCash数字支付系统——它们正是能够在去现金化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的创新平台。

尽管恶性通胀绝非这一转变的理想催化剂,但津巴布韦的经验证明,公民能够也愿意根据变化的环境作出调整。比如,一些津巴布韦商店可以给移动货币账户提供授信代替找零。

但是,非洲要实现广义的无现金化转变,那么向货币联盟迈进将是深化全非洲经济一体化的关键。这反过来又将打造一个能够成为大幅扩张非洲内部贸易——让人们摆脱贫困的最快捷方式——基础的全非洲金融服务生态系统。

目前,西非和中非14国共同使用盯住欧元的西非法郎。南非与莱索托、纳米比亚和斯威士兰制定共同货币政策。前途是显而易见的。

非洲人是去货币化运动的后发者。但我们可以通过汲取已经实现转型或正在实现转型的国家的经验,将后发转变为优势。除了印度,这些国家还包括丹麦、挪威和瑞典。我们必须将它视为非洲经济急需的结构转型的一个战略优势。

有了以耐心和决心为基础的明智的战略,非洲可以构建一个无现金经济,以高水平的金融包容支持经济繁荣和安全。过不了多久,在加纳路边购买“Kofi broke man”——烤芭蕉配花生——可以不需要现金,从而让小贩富在当下,储为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