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数字脱贫之路

哥本哈根—未来15年,全球社会注意力焦点应该汇聚到何处?健康、营养和教育都是显而易见的选择;比较意外的是,实现宽带普及也应该作为最优先事项。

考虑以下简单的事实:在未来15年将移动互联网普及率提高两倍将让发展中世界增加22万亿美元财富。穷人生活和收入潜力的如此改善直接有助于其他挑战;毕竟,更繁荣的民族身体也更健康,吃得也更好,教育程度也更高。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一讨论很重要,因为全世界193个国家的政府将在9月齐聚联合国,最终确定2030年世界所要实现的发展目标。我的智库——哥本哈根共识(Copenhagen Consensus)请60组经济学家(其中包括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研究哪些目标的每一美元收益最大,以帮助此次会议作出最佳选择。

在一份新分析中,图卢兹经济学院(Toulouse School of Economics)的艾曼努尔·奥瑞尔(Emmanuelle Auriol)和亚历克谢·李·冈萨雷斯·范法伦(Alexia Lee González Fanfalone)指出,宽带也许是最好的未来投资。显然,宽带服务的快速推进改变了工业化国家人民的生活;有充分的理由期待发展中国家至少也能获得同样的好处。

比如,获得市场信息可以确保出售剩余庄稼的农民不会被恶劣的贸易商欺骗、渔民可以把收获运往出价最有利的港口。一份麦肯锡报告估算,让发展中世界移动宽带达到工业化国家同等水平可以每年增加4,000亿美元全球GDP,多创造一千万个新岗位。

类似地,世界银行指出,宽带渗透率提高10%可以让中低收入国家GDP增长提高1.4%。这意味着填补持续存在的发达和发展中地区数字差距可以带来巨大的发展提振作用。比如,发达地区的移动宽带渗透率为83%,而发展中地区只有21%。

尽管欧洲和其他地区的政府一直在投资于更快更好的宽带,但最大的好处将永远来自向从未获得过宽带接入的人们提供互联网。这些人大多生活在发展中和新兴国家。事实上,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直接进入移动宽带实现与发达国家同等的水平,从而避开铺设昂贵的“最后一英里”网络——或接入点——光纤的需要。

移动电话正在发展中国家迅速普及,这使得老式固定线路基础设施不再必不可少;数据服务可以使用相同的系统。在中国,四分之三的互联网用户已经通过移动电话上网;在埃塞俄比亚和乌干达,这一比例达到了五分之四��因此,考虑到移动电话的普及度和移动网络技术的最新进步,普及移动宽带似乎是高性价比的解决之道。

奥瑞尔和范法伦的研究表明,将发展中地区的移动宽带普及度提高两倍——从21%提高到60%——需要花费大约1.3万亿美元巨资,因为要增加三十亿个互联网连接需要大量新增基础设施。但这也会增加GDP增长。到2020年,这方面的收益将达到每年近5,000亿美元,并将继续逐年递增。在未来十年中,总收益将达到约22万亿美元。因此,花在发展中国家移动宽带上的每一美元大约可以带来17美元收益。这看上去绝对是聪明的投资。

当然,宽带是极其重要的赋能型(enabling)技术,我们很难预测它的全部经济影响,其影响将随地方环境的不同而不同。但是,奥瑞尔-范法伦研究的确表明,增加互联网接入花的钱物有所值。就业岗位被直接(在提供网络的组织中)和间接(在供应链组织中)创造出来。一旦建立,宽带将有助于为更广泛的经济创造更多就业岗位。公司的效率和创新力也有所提高。所有这些因素都能增加经济增长速度。

除了经济增长和就业创造的直接效应,宽带还能给最不发达国家带来一些重要收益。九亿人生活在最不发达国家,而伦敦帝国学院的潘特利斯·科特罗姆皮斯(Pantelis Koutroumpis)指出,其中只有6.7%是互联网用户。另一方面,这些人中有近60%使用移动电话。他们可以从智能手机中获益——在手机上装上简单的应用,就可以用于各种健康测试(如心血管疾病、艾滋病和其他病毒以及疟疾),结果直接发送到医院并获得即时反馈。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移动宽带给最不发达国家带来的潜在好处不仅于此。互联网接入能提供教育素材、改善教学。它还能为偏远地区带来实时的、按需提供的交通服务。

如今,互联网已成为现代世界中极其重要的资源,宽带也成为一项关键技术,带来提振经济增长、让人们摆脱贫困、改善人民健康、营养和教育的效果。当各国政府最终敲定下一阶段的全球发展目标时,绝对应该将宽带接入列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