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在气候避弹坑中没有不可知论者

悉尼——最近在从洛杉矶到悉尼的一次14个半小时的飞行中,我抽时间拜读了专栏作家查尔斯·克劳萨默的散文集《最重要的事》。看完后令人不安的情绪挥之不去。

多年来我一直很喜欢克劳萨默的著作,但我在他的著作中觉察到一种令人不安的情绪:他以气候变化的“不可知论者”来形容自己。他“凭直觉认为向空气中排放大量二氧化碳肯定不是好事,”但同时他又“同样相信那些认为自己确切知道结果的人是在胡言乱语。”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最令我感到难堪的词是“不可知”——这不仅因为克劳萨默是一位训练有素的科学家,也因为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在2013年末的伦敦面对一群气候变化否定者讲话时也反复使用过这个词。霍华德告诉聚在一起的怀疑者,“这类辩论的部分问题是某些狂热的参与者已经把这项事业变成了宗教的代名词。”

霍华德和克劳萨默应该知道,气候变化不是宗教而是科学。据2013年同行评审出版物的一项调查显示,约97%的科学家赞同人类造成全球变暖问题。任何熟悉科学流程的人都知道研究人员受过专门的训练提出异议,质疑彼此的假设和结论。如此大面积的共识几乎代表了有史以来最接近于公认的科学事实。

鉴于即使克劳萨默本人也承认向空气中排放二氧化碳“不是什么好事”,那么接下来的合理步骤是确定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作为经济学家,我更愿意建立以拍卖为基础的碳价限额交易体制。但我也理解可再生能源目标、禁用白炽灯泡和授权使用生物燃料等监管措施的潜在有效性。但我无法接受有人不但不提供解决方案还声称我们这些提供的人是在胡言乱语。

幸运的是,像克劳萨默这样的论调越来越罕见。无疑确有澳大利亚总理艾伯特这样的顽固份子,打算用公民税计划取代碳税以求付钱让污染者减排。这是一项不公平的低效政策,而且不太可能将排放速度降到能满足12月将在巴黎达成的全球气候变化协议所规定的条件。

心态转变的一个明确迹象是金融机构日益认识到贷款和投资可能会过度暴露于气候变化的风险。上述风险包括自然灾害、极端天气、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政府行动以及可再生能源、节能和替代技术等技术革命所产生的连锁效果。

据我本人任主席的资产所有者披露项目显示,全球资产500强所有者惊人地遭受到气候变化威胁。他们超过一半的投资都是在面临气候变化威胁的领域;只有不到2%是低碳密集型产业投资。结果是他们的投资和控股将面临“搁浅”的危险,因为政策和市场条件的变化削减了基础设施、其他财产和化石燃料储备的价值。正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任美国财长的保尔森曾经警告的那样,气候变化引发的金融危机风险将使次贷危机风险相形见绌。

比如煤炭价格就已经下跌到将近峰值一半的水平,而且还有足够的空间继续下行。因此,煤炭企业的股价已经下跌了90%,导致资产所有者争先恐后地撤出投资。相反,对像特斯拉这样已成功研发出家用充电电池的公司的投资(这一发明可能导致改用太阳能发电的家庭数量急剧增加)看上去更有前景。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随着这样的认识逐渐渗透市场,资产所有者通过增加对低碳产业和类似特斯拉等企业的投资进行风险对冲。随着时间推移,这将对全球投资资金分配产生显著的影响。克劳萨默或许认为我是在胡言乱语,但我相信他——和他的追随者很快就会悔不当初。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