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亚洲的未来农场

马尼拉-- 粮食短缺对于许多亚洲人来说是一个遥远的记忆。但随着该地区难以为越来越多的人口提供足够的粮食和营养,粮食短缺将再次成为一个痛苦的生活现实。

亚洲已是世界最大的粮食市场,到2050年,亚洲人口预计将增加到五十亿——即增加9亿人。拜日益膨胀的中产阶级所赐,从现在到2030年,该地区年牛肉和禽肉消费量将占全球增量的一半,鱼肉消费量将占全球增量的四分之三以上。届时,发展中世界60%的谷物需求将来自南亚和东亚。为了跟上这一日益增长的需求,粮食生产需要较十年前增加60—70%。

在理想情况下,亚洲的农场完全可以增加产量。但它们完全没有为实现这一目标做好准备。为了提供充足的粮食,亚洲的农场需要来一场二十一世纪的转型。

帮助亚洲农民应对气候变化应该成为这一措施的核心。地球变暖可以在某些地区增加农业产出,但也会在亚洲的其他地方严重限制产量,引发长期粮食危机。而在印度河-恒河平原等传统肥沃区,水量日益减少,海平面的升高将吞没大片良田。如果海平面上升一米,由此带来的盐潮将威胁到越南70%的沿海农田。而随着水温升高和潮汐流动变化。湄公河三角洲的广袤渔场产量也可能出现崩溃。

亚洲开发银行的研究,到2050年,灌溉稻田和麦田产量可能分别下降高达20%和44%。这将导致谷物、大豆和小麦价格上涨70%,该地区营养不良儿童数量将上升1,100万人。

但这并不是亚洲的宿命,如果亚洲农民能够做出调整的话。如今,大部分农民以家庭为单位从事生产,缺少资金和专业知识提高生产率和作物品质。比如,在缅甸,只有16%的农民家庭使用微耕机和拖拉机犁地。

此外,环境破坏导致大量农田抛荒。据联合国防治沙漠化公约的数据,近40%的亚洲总土地面积面临各种形式的沙漠化。政府无法创造新的适耕土地,但它们能够——也必须——采取政策支持、整合和集中仍可耕种土地的农业作业。

首先,该地区各国政府可以推广农场合作社。农场合作社不同于以往的集体农庄。今天的合作社完全是商业的,以效率和利润为重。它们包括农业企业和农民,参与者将资源汇集起来,形成规模经济,降低成本,提高收入。如果可以采取合作式大宗采购,肥料和农业机械等投入品就会更加便宜,收割依然。印度和尼泊尔的合作社计划通过协调种植,让每个参与者的庄稼都可以用机器统一播种和收割,不再像以前那样需要人工操作。

合作社也能让作物的清洗、筛选、包装、储藏和运输变得更加便利,从而增加收获后的价值。这能够增加粮食供给、提高农民收入,特别是在孟加拉国国家,目前三分之一以上的易腐坏作物还没有到达消费者之手就已经被糟蹋了。

中国已经开始通过合作社实现农场现代化,还是用数字电商平台打入高端市场。在越南,一项合作社计划改善了面向城市消费者的农产品的质量,将茶叶、水果和蔬菜收入提高了近三分之一。

尽管合作社正在亚洲逐渐铺开,但仍然需要更多的支持。亚洲大部分地区的合作社十分脆弱,属于非正式安排。但如果能有正确的法律框架,它们可以大大提高效率和持续期。

2007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是一个非常好的模式。该法律提供了增值税减免等激励措施,鼓励合作社和其他农业组织进行协作,创造规模经济。该法律实施不出三年,中国的合作社数量增加了九倍,达到了400,000家。

合作还能形成网络,让成员共享棘手的调整策略,如在盐潮影响地区从种庄稼改为捕鱼捞虾等,这有助于农民对抗气候变化的影响。有了合作社提供的额外收入,农民可以购买温室以延长生产季、对抗不稳定的天气。合作社还能让农民从以前无法获得的技术中获益,比如灌溉施肥——即用灌溉技术输送液体肥料。

最后,合作社让气候智能型技术变得更加平价。有了新数字技术,农民能够更好地管理他们的土地、水和能源使用,为坏天气做好准备。比如,菲律宾尝试推广向农民推送动植物病虫害消息、买卖农场产出的最佳场所的信息以及天气事件预警的应用。

通过更少使用劳动力、更多使用资本和技术,亚洲的未来农场能够种出足够的粮食养活亚洲地区的所有人。合作社是将这一愿景转化为现实的一个办法。惟其如此,粮食短缺才能真正成为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