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沉默的阿拉伯多数派必须发声

阿尔及尔——自从联合国发展计划署2001年开始编制阿拉伯人类发展报告(AHDR)以来,许多阿拉伯国家的状况可谓每况愈下。事实上,今天该地区合作发布新报告已不太可能了。这样的情况非常不幸,因为为阿拉伯民众、尤其是阿拉伯年轻人制定新的共同目标是中东和北非实现和平繁荣的先决条件。

第一份阿拉伯人类发展报告发表于2002年,明确了阻碍中东地区的三大“发展赤字”:知识、女性授权和自由。这份被誉为“阿拉伯人为阿拉伯人”编写的报告明确影响到地区发展前景及各国精英谈论社会问题的方式。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在首份阿拉伯人类发展报告发布前后,阿拉伯世界有理由对未来保持乐观。以色列继2000年从黎巴嫩撤军后,2005年再次从加沙撤军。新任阿拉伯领导人——如约旦的阿卜杜拉二世、摩洛哥的穆罕默德六世和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都陆续上台,而且带来了变革的希望。沙特阿拉伯于2003年宣布举行首次市政选举,并于2005年完成了投票。埃及和伊拉克两国都在2005年举行了民主选举。多亏贯穿该时期始终的高油价,阿尔及利亚平息长期内乱的努力基本取得了成功。

2010年12月爆发的阿拉伯之春革命在2011年始终呈燎原之势,在这场革命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始编制2015年阿拉伯人类发展报告,重点探讨阿拉伯青年的困境。我本人曾是2015年阿拉伯人类发展报告编制小组成员,参与编制工作的还有约30名阿拉伯世界知识分子和活动人士。2015年阿拉伯人类发展报告与2002年报告主题十分相似,但这次我们直接接触了有影响力的阿拉伯年轻人,以便获取尽可能详实的数据,并重点关注了吞噬阿拉伯地区的战争的后果。

2015年报告于2015年5月编制完成。但从那以后它就静静躺在纽约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阿拉伯发展局的抽屉里,很大部分原因可能是由于对阿拉伯权力精英的严厉批评。

2015年报告中我可以直接提到的一点是阿拉伯世界崛起了思维更自由的“沉默的多数派”,尤其是在年轻人当中。全球民调的代际比较揭示了这一充满希望的趋势。阿拉伯年轻人从外界获取信息的渠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而且他们正在接受其他国家年轻人共有的价值观。具体来讲,阿拉伯年轻人向往加入公民社会,从僵化的等级制度中得到解放并拥有更多的个人创造空间。虽然因课程安排保守教育不像世界其他国家那样解放,但却无法束缚年轻人的思维。

鉴于这样的民调结果,2015年报告建议国家、地区和国际进步团体支持解放力量,而后者是确保找到高效执政、繁荣经济和弹性社会等多重挑战的国内解决方案的关键所在。阿拉伯世界大规模变革的唯一途径是启动创新和创造力——而这需要无拘无束的民间社会。必须建立起基本的公民权、辅以对��育体系的深刻改革、对家庭法的改革并赋予媒体和文化更多的开放空间。

我期待不久后即将发布的2015年报告能够鼓励理性和建设性的地区对话。报告开篇就是这样的警示:“导致年轻人边缘化的僵化的政权结构让年轻人的失望越来越深。除非政府意识到这样的现实,否则他们要面对的远远不止是少数几个极端分子。”

旧秩序崩塌带来了政治真空,这样的真空被极端自杀性暗流所填补,而面对这样的暗流最坚固的防御力量是新生沉默的多数民众。秉承改革思维的阿拉伯人必须着力扩大中间派,而不是试图弥合极端派之间的鸿沟。沉默的多数派必须打破沉默。否则,对无法接受的现状的反抗将继续由极端分子所主导,这些人只有怨恨,没有志向。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21世纪初的阿拉伯世界曾经充满希望,而今天我们看到希望又再次出现在年轻人身上。阿拉伯民间社会改革者必须出来说话,否则就会冒险让又一代人失去希望。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