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美国的全球平衡行动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并吞并克里米亚;伊拉克和叙利亚分崩离析;中国在南海和东海日益嚣张——考虑到这些发面,后冷战时代似乎已经在2014年结束了。真的如此吗?

后冷战时代不是真正的“时代”,而是一个从双边对峙的冷战最终分析仍存在两个超级大国的更加复杂的国际秩序的逐渐转变时期。简单说,决定新秩序的轴心已经日益明确——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美竞争包含了两个重要事实,使其与冷战区分开来:双方对于方向问题都不过分意识形态化;双方都认识到它们真的需要相互迁就。

2014年,美国的“重返亚洲”政策因为乌克兰和中东危机而变得不再显眼。美国的亚洲承诺的不确定性如何助长了中国和美国的亚洲盟国之间的紧张?

我不同意这个问题的前提。我确实认为美国非常清楚地表示,避免让中美双方陷入会把它们推向冲突的局面符合双方的利益。最近的一些中印、中日之间初步对话的迹象表明,中国也认识到煽动旧仇恨不符合它的利益。“重返亚洲”所包含的更加严重的问题是它的实际用词,其中暗含要“遏制”或“孤立”中国的军事姿态。中国人已经更清楚地认识到我们不是故意试图孤立他们,而是避免可能产生更广泛的溢出效应的远东冲突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