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roach108_GettyImages_dollaryuanfacetoface Getty Images

美中贸易协议没有捷径

发自纽黑文—交易者总是知道该何时止损。而那个自诩天下第一交易者的人——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是如此。虽然他承诺要与中国“做一笔大交易”,但10月11日举行的第十三轮双边贸易谈判却有点虎头蛇尾,只收获了一个掺了水的局部协议:“第一阶段”协议。

这本该发生的。特朗普政府三管齐下的谈判策略一直以来都是以大幅减少双边贸易赤字,解决冲突的框架(以解决从所谓的知识产权盗窃,强迫技术转让到服务业改革和所谓非关税壁垒等问题)还有严格的执行机制为特征。根据美国首席谈判代表之一,财政部长史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的说法,大交易在5月份已经完成了约90%,只不过这一切随后都在吵吵嚷嚷的相互指责和针锋相对的关税战中土崩瓦解了。

但是希望总是有的。随着两大经济体开始展现出明显的疲软迹象,人们开始乐观地认为即便美国将众多政策日益武器化——威胁实施资本管制,传言要让美国各大交易所挂牌的中国企业退市,新的签证限制,把大量中国企业列入可怕的实体名单,据说还要让国会通过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理性最终还是会占上风的。而金融市场则对这些传言视若无睹,甚至在10月11日谈判消息公布之前还涨了一波。

然而这个媒体大肆吹捧的第一阶段交易令人非常失望。首先是缺乏成文的协议或者明确的执行指引,仅有模糊的承诺说中国会在未来几周内计划购买价值约400~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向着达成一份相对无意义的货币操纵协议的有所进展,并暗示会有一些有关知识产权保护和放宽金融管制的动议。而中国人则赢得了重大让步:最初本应于10月1日生效的、价值约2500亿美元的新一轮对美出口关税被第二次暂缓了。

既然远远算不上突破性进展,那么这些松散的承诺(就跟早期那些同类的承诺一样)没有带来多少实质性的成果。多年来在缓解与美国的贸易紧张关系方面,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奉行“破财消灾”方针。过去这意味着要增加美国客机的进口,今天则意味着要购买更多的大豆。当然中国还需要采购其他许多美国产品,特别是涉及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技术供应链的品类。

但中国就算打开钱包也无法解决美国更为深层次的经济问题。美国2018年8790亿美元的商品贸易逆差(2019年第二季度增加到9190亿美元)反映出该国与102个国家的贸易失衡状况。这是一个多边问题,而不是政客们口中坚称以中国为中心的、只要解决就能一次过纾解困扰美国制造商和劳动者的所有麻烦的双边问题。然而如果不解决造成多边贸易赤字的宏观经济失衡问题(即国内储蓄的长期短缺),对付中国所得到的结果就是将贸易分配到其他成本更高的外国生产商,这实际相当于给美国消费者加税。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而达成货币协议的承诺也同样令人生疑。对于任何协议来说这都是一项简单但不必要的附加组件。虽然自贸易战于2018年3月开打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已下跌了11%,但自2004年底以来人民币相对于一大批中国贸易伙伴货币的汇率已经上涨了46%(排除通胀因素)。跟贸易一样,我们必须从多边角度去评估一个货币以判断一个国家是否在操纵汇率以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而这一评估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中国并不符合广泛认定的货币操纵标准。该国一度过分庞大的经常项目盈余几乎消失了,也没有证据表明官方对外汇市场进行了任何干预。今年8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所谓对中国的第四条磋商中重申了这一结论。尽管最近美国财政部认为中国确实有操纵货币,但这一判决却与该部门自身设立的标准背道而驰,而姆努钦近期则暗示结论可能会逆转。一项新的货币协议远非必需,无非就是竭力想捞点政治吹牛资本而已。

第一阶段协议的真正问题在于这一交易大体会被嵌入的基础架构。从贸易到货币,手法都是一样的——用双边策略去弥补多边问题。那是行不通的。解决多边问题需要一系列针对这些问题所依附的宏观经济失衡状况的解决方案。这可能意味着一个互惠的市场开放框架,比如双边投资条约,或者是在储蓄领域处于极端地位的两国之间实现储蓄差额的重新平衡。

而储蓄问题对美国来说尤为重要。美国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国内净储蓄率仅相当于国民收入的2.2%,远远低于20世纪最后三十年的6.3%。增加储蓄——这一举措与美国当前在预算赤字上的不祥发展态势背道而驰——将是迄今为止减少该国与中国以及其他101个国家多边贸易不平衡的最有效手段,还可以将注意力从对美元的错误双边评估转向多边。

对于政治来说,采纳宏观视角往往不容易。这在今天的美国尤其如此,因为它与那种仇外式的双边偏见(例如对中国的抨击)格格不入。随着中国抵抗行动的新迹象日益浮出水面,第一阶段协议可能永远不会被公布。而就算被公布,它在解决当前世界上最棘手的其中一个经济问题上所带来的伤害将超过其益处。

https://prosyn.org/bMmw9N1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