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投资非洲的教育者

约翰内斯堡—教育的改善是一个缓慢、艰苦、长期的过程,不论在哪里都是如此,非洲更加如此。经济的吃紧然常常让非洲无法持续投资于人力资本。非洲教育工作者必须找到更迅速、更廉价并且能够推广的解决方案。

但是,权宜之计往往相当短视,无法让座位经济和社会进步的关键的地方领导者参与进来。草根的声音往往被忽视,而这些声音又往往反映了解决发声者所在社区的问题的第一手经验。

本周,全球领导人将在汉堡举行G20峰会,新的G20-非洲合作计划将成为中心议题。但致力于帮助非洲的仁人志士应该将注意力对准援助与发展的要害——而这意味着投资于地方领导力。

悲哀的是,在非洲,资金充裕的援助组织往往由西方人负责管理,而不是由于西方关系密切的非洲人负责管理。我最近从几位企业家那里获知,有西方联合创始人的非洲组织,能够筹集到比由非洲人负责管理的组织多一倍的资金。这一金融偏见随处可见,导致地方人才永久性流失。

对于任何致力于为儿童创造更好的社区的人来说,亲西方的偏见值得忧虑。在解决社会问题时——不管是教育不平等、贫困还是歧视——最着力的支持者总是那些对需要解决的问题具备第一手经验的人。个人经验是最好的变化催化剂,因为它能够在一个不平等和不公平不断加剧的分崩离析的系统中支持人们的长期个人投资。

如果修补这些系统的领导者正是从最需要他们的社区中长大,情况会怎么样?一些组织已经开始回答这个问题了。

12,000多人申请加入尼日利亚教育计划(Teach For Nigeria)。这是一个全国性组织,招募和培训年轻教师,然后分配到急需他们的学校。该计划是一个奖学金项目,它将遴选不多于60名尼日利亚最优秀的大学毕业生和专业人士,不但要培养优秀的讲课教师,也要给致力于解决不平等性,并与已经在全国社区蓬勃开展的地方措施关系密切的下一代社会创业家赋权。

在经过从9月份开始为期两年的教学承诺后,这些成长起来的领导者将加入一场包括55,000多人的全球性运动,这些人来自40多个国家,都完成了类似的奖学金项目,包括加纳教育计划(Teach for Ghana)所培养的、现在已经投入到艰苦工作中去的30位奖学金获得者。我们将这个强大的变化推动者群体成为“集体领导者”,我们相信这是确保持续的积极变化的唯一方法。

地方领导的计划的投资不足是我们无法保证受不平等性影响最大的群体能够找到办法纠正这个问题的两大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我们没有投资于儿童。在乌干达,70%的儿童无法完成小学学业。基础教育是我们分析信息、形成思想和观点、挑战周边世界的终身能力的基础。但是���在太多非洲社区,我们并没有致力于投资这些基础。

在整个非洲,入学率分层明显:82% 的富裕家庭儿童可以完成小学教育,而最贫穷家庭儿童的这一比例只有28%。如果非洲的未来将由被这一挑战伤害最深的人所决定或影响,那么尼日利亚教育计划和加纳教育计划等项目就是至关重要的。

想象一下,如果能够将本地招募的教师分配到低收入学校的措施得到推广,会发生生么。想象一下,有多少解决儿童和家庭所面临的挑战的机会会被创造出来,并有可能覆盖数十万有志向并被孤立进行批判性思考和解决周边世界的问题的儿童。

有人指出,如果毕业了找不到工作,那么教育就毫无意义;事实上,非洲就业创造也将是G20峰会的一个重大议题。但是,尽管企业发展和就业创造投资对于经济活力和增长至关重要,但如果没有受过教育的劳动力,一切都是空谈。强健的就业市场首先需要有足够多的高技能工人填补现成的工作岗位。但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只有58% 的儿童能够从小学毕业。

正因如此,G20领导人在讨论新的非洲经济发展战略时,应该关注教育投资。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应该确保资源用于依靠地方领导力和创新的人。可持续发展目标4——到2030年确保平等包容的教育——是可以实现的,但解决方案必须要“接地气”,即要接入最渴望教育的非洲人民这个“地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