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确保非洲继续崛起

拉各斯—非洲的崛起有夭折的危险。在经历了多年年均5%的经济增长后,全球不确定性、大宗商品价格低迷以及不利的外部条件有可能破坏几十年来急需的进步。确保非洲居民的财富和福祉绝非易事;但决策者可以想很多办法帮助非洲重回向上轨迹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决策者必须确保所需要的资金在不确定的全球环境中追求可持续发展。世界银行估计,光是基础设施资金,非洲每年就至少需要930亿美元。气候友好型可持续基础设施的成本更高。但是,只要全球增长持续低迷,非洲人就无法指望发达国家充分兑现它们帮助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承诺。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非洲必须迅速开发其自身的资源,第一步是将税收收入提高近一倍。在整个撒哈拉以南非洲,税收收入还不到GDP的五分之一,而经合组织国家这一比例高达三分之一以上。这意味着还有巨大的改善空间。比如,从1999年到2004年,加纳改革了其税收制度,税收收入占GDP之比从11%增加到22% 。诚然,取得这样的进步是困难的;在尼日利亚,我们也看到了提高非石油税收收入的机会,但难以抓住它。

另一个国内资源是十个非洲国家所持有的大约3,800亿美元退休金资产。决策者应该利用这一数量可观的资金。

与此同时,非洲国家必须找到办法实现经济多样化。多样化需要为未来投资,如教育和发达的基础设施(通讯、电力、公路、铁路、水道等)。

可以效仿的榜样很多:迪拜、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墨西哥、印度尼西亚和韩国都是非洲人民所景仰的成功实现转型的经济体。比如,迪拜三十多年前就开始为没有石油的未来做准备。迪拜政府实施了逐步的转型,将经济转变为服务经济,为金融服务、旅游、医疗服务、房地产、传媒、艺术和文化等行业提供必要的基础设施和激励。韩国和新加坡都没有天然资源可以依赖,但它们的例子也十分鼓舞人心。

这些国家成功的背后是坚持不懈的领导人,不管是长期执政但温和的独裁者,还是对宽基础经济有着共同愿景的民选政客。撒哈拉以南非洲拥有许多先行者所不具备的多样化增长路径:增加值农业和农用工业、矿产资源、石化、持久品和消费品制造、旅游和娱乐,以及新兴的信息技术业。

在实施必要的多样化措施的同时,决策者必须确保他们所追求的经济增长能创造就业。悲哀的是,事实未必如此。近期的大量增长只是肥了一小撮人,而将大部分人排斥在外——特别是年轻人和女性。从2006年到2013年,非洲的许多最重要经济体,包括南非、尼日利亚、加纳、坦桑尼亚和卢旺达等,不平等性都有所上升

我担任尼日利亚财政部长时,已经开始解决一些挑战。我们知道我们不但需要确保增长,还需要改善增长的质量。

在这方面,决策者必须确保增长被引导到创造就业的部门,如农业、制造业和服务业。他们还必须重新分配收入和强化社会安全网,以更好地保护底层人群。

让技能与就业机会相匹配至关重要。大约70%的非洲人口还不到30岁,非洲辍学小学适龄儿童占世界的一半。让非洲儿童拥有基本的阅读、写作和技术技能并获得职业、技术和创业培训必须成为重中之重。

拙劣的医疗体系也必须强化,以解决制约生产力的地方性疾病(如疟疾)以及改善对致死传染病爆发的预防工作。兹事体大。世界银行估计,埃博拉疫情的爆发让塞拉利昂、几内亚和利比里亚经济萎缩了16%。

世界经济形势堪忧,非洲国家必须发展彼此之间的贸易。2013年,非洲商品和服务只占非洲内部贸易的16%或世界贸易的3%略多。一个问题是大部分非洲国家生产同类商品,并以极少量附加值进行贸易。决策者必须鼓励提高专业化;多样化的商品和服务能够自增加贸易的价值和量。

物流是非洲内部贸易的另一障碍。决策者必须改善国家之间的联系,降低官僚障碍和行政成本,从而让商品跨国运输更加便利。比如,非洲公路运输关税据估计在每吨千米0.05—0.13美元,而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为0.01—0.05美元。

最终将连接肯尼亚蒙巴萨海滨和乌干达坎帕拉的东非大裂谷铁路工程很好地说明了交通投资所能提供的好处。非洲开发银行估计它将让两国间贸易量翻一番,同时将边际成本降低30%。

在做出这些投资的同时,决策者也绝不能忘记近期非洲的大部分增长要归因于良好的宏观经济政策和可靠的经济管理。延长非洲的崛起需要强化非洲经济基本面。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意味着确保经济中的价格是正确的。首先是汇率。一些国家也许需要暂时管制以遏制破坏性资本流出,但决策者应该将目标放在市场汇率和制定可靠的计划治理通货膨胀、债务、外汇储备、经常账户和财政平衡上。

非洲的潜能是无穷的。非洲很适合构建基于低碳可持续基础设施的多样化经济。但决策者不能想当然地认为非洲能持续崛起。他们必须采取正确的措施保证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