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dents work at a laboratory at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Graben in Butembo EDUARDO SOTERAS/AFP/Getty Images

加强非洲的科学

乌尔班纳,伊利诺伊州—3月底,非洲著名科学家、创新者和决策者齐聚卢旺达基加利,为一个日益紧迫的问题展开头脑风暴寻找解决方案:非洲低劣的科学质量。

优秀领导人都知道,科学发现和创新驱动进步、促进发展,还有助于解决粮食不安全、水短缺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但大部分非洲国家政府都没有为国内研究和开发提供足够的资金。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局,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平均研发支出仅占GDP的0.5%。在西方,这一比例接近3%。

这一差距构成了非洲所面临的发展挑战。非洲人口占世界的15%,GDP占5%,但研究总支出只占1.3%。此外,非洲创新者只拥有世界专利的0.1%,这意味着即使把钱用在了科学、创新和研究上,成果也很少能转化为解决非洲最紧迫挑战的方案。

平心而论,这些趋势并非放之非洲而皆准;一些非洲政府中金投资于科学驱动的创新。比如,在南非,当局承诺到2020年将研发支出提高一倍,至GDP的1.5%。在此之前,2016年非洲各国首脑承诺到2025年至少将科学技术预算提高到GDP的1%。少数国家——包括肯尼亚、卢旺达和塞内加尔——正在努力达到这一拨款阈值。

非洲也从慷慨的研究相关援助和国际支持中获益。贡献最大的捐助者之一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在过去十年中位非洲科学项目投入了4.5亿多美元。这些项目包括一个3.06亿美元的作物增产计划和一笔6,250万美元的健康改善资金。这些和其他资金流帮助非洲研究者开发了抗旱作物,为埃博拉等传染病生产疫苗,增加了科学和技术教育的机会。

不幸的是,许多非洲政府缺少为可以在这些收益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的项目提供资金的资源。简言之,非洲科学急需更有合作精神的新方案。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非洲领导人曾经集中过他们的科学资源。2003年,非盟和非洲开发新合作计划(New Partnership for Africa’s Development)开始实施一项洲际战略 “开发和运用科学和技术推动非洲社会经济转型、促使其融入世界经济。”这是一个宏伟的目标,并已经产生了早期结果。2005—2014年,非洲研发支出实现增长,许多国家的研究产出不止翻番

但此后进展陷入了停滞。最新的卢旺达会议由下一个爱因斯坦论坛(Next Einstein Forum)组织,总统卡加姆主持,旨在帮助该日程重回正轨。但峰会只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政府还必须致力于改善研究质量,它们可以从关注三个关键领域开始。

首先,非洲领导人必须与了解科学投资的长期价值的CEO、慈善家和捐赠者合作。创新是昂贵的,需要种子基金帮助强化非洲的科学能力。

其次,非洲大学和机构应该理顺研究日程与国家和地区目标的关系。比如,非洲最紧迫的挑战是养活日益增长的人口,专注于农业研究的院校应该确保它们的工作有助于这一目标。

第三,各国应该鼓励研究组织内部的企业家精神。一个办法是建立商业化办公室,商业化办公室有助于科学家的研究面向市场。各国科学家在将概念转化为商业项目时,都需要帮助应付官僚主义,而这一过程在研发渠道尚处在襁褓阶段的地区尤其具有挑战性。

提高非洲的科学实力需要非洲领导人不仅仅要在峰会上提出尖锐的问题;他们还必须配置更多的资金,构建新的合作关系。要克服非洲的人类发展挑战,非洲政府必须投资于能够克服这些挑战的人。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BxZDkQb/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