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向核武器说再见

莫斯科——25年前的10月,我和罗纳德·里根在雷克雅未克面对面讨论如何削减并在2000年前彻底销毁苏俄双方恐怖核武库的事宜。

尽管我俩存在诸多分歧,但均强烈同意文明社会不应该把如此恐怖的武器作为安全基石。尽管在雷克雅未克我们并未达成最高愿望,但用里根的话说,这次峰会是“探寻安全稳定世界的转折点。”

未来几年将决定我们让核武器从地球上消失的梦想是否能够实现。

批评家指出,核裁军往好了说是不现实,往差了说纯属危险的乌托邦之梦。他们指出,冷战的“长期和平”证明,核威慑是让大规模战争含而不发的唯一途径。

作为曾经弹指间就能动用核武器的人,我强烈反对这一观点。核威慑永远只是外强中干的和平保障。由于未能拿出完整的核裁军计划,美国、俄罗斯和其他有核国家正在用不作为把全世界引入不得不使用核武器的未来。我们必须先下手为强,阻止这一灾难的发生。

正如我和乔治·舒尔茨(George P. Shultz)、威廉·佩里(William J. Perry)、亨利·基辛格、山姆·那恩(Sam Nunn)等人五年前所指出的,随着有核国家数量的增加,核威慑变得越来越不可靠、越来越危险。只有真心实意拿出核裁军路线图才能制止先发制人的战争(已被证明只能适得其反)和有效制裁(从目前来看和“有效”还相去甚远),带来共同安全感,达成关于核武器控制和核不扩散事务的艰难妥协。

在雷克雅未克建立起来的信任和理解为两大历史性条约铺平了道路。1987年的《中程核力量条约》(INF)让欧洲不再担心快速打击导弹。1991年签订的首个《战略武器削减条约》(START1)在10年时间里让美苏的巨大核武库缩水了80%。

但由于缺乏可信的核裁军计划,核武器控制和核不扩散的前景令人堪忧。我在雷克雅未克的漫长两天中了发现,核裁军谈判的成效固然甚大,但必须投入巨大的时间和精力。里根和我通过将一系列相关事件联系起来,成功建立了缓解大有失控之势的核竞赛所需要的信任和理解。

从历史来看,冷战的结束让全球实力和影响力局面更加混乱了。有核国家必须遵守1968年《核不扩散条约》的要求,重新开始关于核裁军的“诚意”谈判。这样做能够增加外交谈判所需要的外交和道德资本,有助于在当前有实力建造核弹的国家数量前所未有地增多的情况下限制核扩散。

唯有真正的全球核裁军计划能够为“核威慑教条已死”的全球共识提供保障和信誉。不管是政治上还是财政上,我们都不能让当前“有核”和“无核”体系的区别对待特征继续下去了。

雷克雅未克峰会证明,果断能够带来回报。就达成核裁军协议这件事而言,1986年我和里根所处的环境于今天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我于1985年成为苏联领导人时,美苏两大冷战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正处于历史冰点。但是,里根和我仍然能够通过不断扩大的面对面互动为建设性协议创造空间。

今日世界所缺乏的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果敢领导人,因此无法建立重新把核裁军置于和平的全球秩序之核心所需要的信任。经济约束以及切尔诺贝利灾难曾经成为更进一步的刺激因素。如今,大衰退和福岛核电站事故为什么就不能造成类似的结果?

第一步是美国最终批准1996年《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奥巴马总统已表态支持这一对阻止核试验、预防核战争来说至关重要的工具的条约。奥巴马是时候兑现2009年在布拉格许下的承诺了,继承里根“伟大沟通者”的衣钵,说服美国参议院正式批准美国加入CTBT。

美国的入局能迫使其他拒绝加入CTBT的国家——中国、埃及、印度、印尼、伊朗、以色列、朝鲜和巴基斯坦——重新考虑自己的决定。而这又能让我们在迈向全面禁止全球核试验——不管是地面、海底、外太空还是地下——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第二大必须步骤是美俄签署新的战略核武器削减条约(New START),深入落实核武器的销毁工作,特别是战术核武器和储备核武器,它们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能浪费资金、威胁安全。这一步骤必须与导弹防御限制——雷克雅未克峰会就是败在它手上——联系起来。

签订一份禁止生产核裂变材料条约(FMCT,自日内瓦多边谈判以来一直停滞不前)以及明年首尔成功举行和安全峰会将有助于叫停危险核原料的生产。这也要求明年在美国举���的致力于叫停和销毁所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的2002年全球伙伴(Global Partnership)计划重新启动并扩大规模。

世界仍然处在过度军事化的状态。在当今的经济气候中,核武器已成为令人厌恶的资金黑洞。照目前来看,如果经济困境继续下去,美国、俄罗斯和其他有核国家应该抓住机会,通过联合国核裁军会议等已有或新启渠道推出多边核武器削减计划。这样的动议能够以更低的经济代价带来更大的安全。

但常规军事力量的建设——大部分是因为美军的全球部署所致——也应该有所抑制。既然我们都参与了深化欧洲常规力量(CFE)安排,我们就应该认真考虑削减全球军事预算和军事力量负担。

美国总统肯尼迪曾警告“每个人,不管男人、女人还是儿童,都生活在核达摩克利斯之剑之下,千钧之重系于一发,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断剑落。”50多年来,人类时时刻刻都在战战兢兢地看着性命之所系的发丝,而政客却在为如何修复发丝的磨损而吵个不可开交。雷克雅未克的教训表明,姑息迁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当核弹被锁进陈列人类野蛮历史的博物馆,与奴隶贸易者的镣铐和一战的芥子气为伍时,我们在25年前的努力才能够被证明没有白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