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中美合作应对新经济时代就业挑战

香港—特朗普为了当选美国总统,采取了不少抨击中国的策略。但本月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特朗普在其佛罗里达庄园的会晤显然具有稳定中美关系现状的作用。中美关系对于全球贸易、增长和稳定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这次会晤对于中国和美国的工人来说都是非常好的消息。

在峰会上,习近平重申了中国保持对美良好关系的承诺。“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 他说,“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特朗普则接受了习近平的邀请,将于近期访华。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和习近平同意启动一个百日计划,讨论如何减少美国对华贸易赤字。此外,美国也接受了中国关于通过建立中美全面对话来改善双边关系的一个框架性的建议,对话包括四个方面:外交与安全、经济问题、执法与网络安全,以及社会和文化事务。

习近平与特朗普之间的相当积极的互相理解反映出他们对各自国家所面临的国内和国际风险有着清醒的认识。两人都认识到,稳定的中美关系是他们能够专注于各自挑战的必要条件。

对习近平来说,这些挑战包括供给侧结构改革以解决腐败、污染、债务增加、产能过剩和生产率低下问题。对特朗普来说,当务之急是克服政治和制度障碍,实现包括减税和基础设施投资在内的竞选承诺。

但两国都面临一个共同的关键挑战:创造就业。科技进步,特别是自动化和机器人,让越来越多的工作岗位处于压力之中。在美国,这一压力是特朗普当选的推动力之一(尽管人们常常错误地将就业问题归咎于移民和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出口)。而在中国,科技导致的就业问题同样也可能给政治稳定造成威胁。

据去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发布的报告,未来十年将有9%—47%的就业岗位受到自动化的威胁。最近,麦肯锡也发布了有关这个问题的报告,其中估算,大约60%的岗位中可能发生30%或以上的工作将被自动化机器代替。

如今,任何世界领导人——从特朗普和习近平开始——必须找到办法在现有工作岗位不断消失的情况下维持就业。奥巴马政府的研究报告建议采取三管齐下的方针:投资人工智能(以利用其收益);为工人提供未来就业岗位所需要的教育和培训;以及在转型过程中为工人提供补助。这一方针虽好,但忽略了一个当务之急:确保实际上能够创造足够多的新岗位。没有新岗位,培训得再好的工人还是没有工作。

在中国和美国,就业岗位危机��受到产业和地区结构失衡的影响。比如,无人驾驶汽车将在美国威胁到200—300万个工作岗位。这些岗位损失对于某些产业——如客运和货运交通——的冲击将特别严重。

类似地,自动化对工厂工人的影响主要集中在特定的地区。美国的锈带,即昔日引以为豪的强大的制造业基地,已经在承受自动化所带来的后果。在中国,由于产能过剩和重污染、高亏损的重工业企业的倒闭,受就业岗位损失冲击最大的是东北地区。

但影响就业创造最严重的障碍也许是用人机构与就业政策之间的不协调。政府就业的急剧增加常常令财政不堪重负,甚至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因为这可能挤出民营部门的扩张。而大企业——不论是民营还是国有——都处于裁员的压力中,或者是因为利润萎缩,或者是为了减员增效。这意味着中小企业必须填补未来就业的空白。

中国中小企业显然有能力完成这一任务。事实上,即使大企业目前没有裁员,它们面对一个被互动性互联网平台所改变的新经济中的高效创新的中小企业也不存在优势。

以电子商务为例。阿里巴巴研究所的最新报告指出,电子商务正在改变客户与企业之间的关系。曾经的企业-消费者供销模式互动性大大增强,客户可以随时提供反馈,而企业必须随时根据反馈做出调整。

阿里巴巴等大型互联网平台可以利用大数据和智能分析监控这些变化。但老牌大企业则无法以中小企业同行一样的速度和弹性应对这些变化——它们往往很难调整其固有的产品生产及分销渠道。

尽管中小企业在创造有价值的创新和就业岗位方面潜力巨大,可惜它们往往被决策者忽视了。比如,税收激励往往没有考虑中小企业在就业创造和创新方面的正外部性。此外,由于担心企业风险和破产,中国的中小企业常常面临更高的银行信用成本。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两个消费市场和主要贸易伙伴,中国和美国在互相帮助,克服障碍,增加广泛的高质量就业岗位方面大有可为。美国拥有领先的技术、人才和监管经验,可以继续引领创新、支持在未来导向的行业和项目中创造工作岗位。而中国向消费拉动及现代化服务业驱动型经济的转型可以刺激对高质量的创新性美国商品与服务的需求。

中美合作的结果将是更加平衡的贸易关系,并有望形成新的全球发展合作伙伴关系。但愿特朗普能将他在最近的佛罗里达峰会上所表现出来的合作精神保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