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ssembly line at Ford Bill Pugliano/Getty Images

多边贸易体系将走向何方?

发自布鲁塞尔——自由贸易的支持者最近好像没剩几个了。尽管实际贸易量正在从危机后的衰退中复苏,大宗商品的价格也逐步下降,但是围绕“全球化”的争议却日益喧嚣,对此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当选就是明证——此人的口号就是要撕毁国际协定并强硬对待贸易伙伴。那么对于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来说,这又预示着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大约60年前,也就是当前这个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贸易体系被构思出来的时候,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经济“超级大国”,在当时最先进的制造产业中占据着无可置疑的主导地位。既然有了足够的权力来施加规则,又有足够的统治力来确保获得最大的利益份额,它可以 (也确实)扮演着“仁慈的霸主”这一角色。

随着日本和欧洲从二战中复苏——后者还得到了经济一体化的进一步推动,美国的领先优势开始缩小,到了1970年代和80年代,美国开始与欧洲分享制定世界贸易议程的权力。尽管如此,由于美欧之间存在着诸多共同利益,它们一般还会坚持走合作路线。

但直到进口开始压垮越来越多的美国工业部门并刺激产生了巨额且持续的对外贸易逆差之后,该国的贸易政策才开始变得更加富有防御性,进而与许多合作伙伴产生摩擦。然而即使如此,美国领导人也清楚意识到自由主义多边贸易体系的价值,并支持在1995年建立世界贸易组织来作为关税和贸易总协定的接班人。

世界贸易组织的创设堪称向前迈进的重要一步,因为它不仅应对关税问题,还处理其他贸易壁垒,包括那些因国内法规产生的间接壁垒。鉴于评估国内法规贸易妨害程度的工作相对判断关税是否正确征收来说显得尤为复杂,世贸组织需要有效的争端解决机制以及得到成员国同意的有约束力仲裁机制。这个制度最终奏效了,因为它的主要成员国都承认各个独立(仲裁)小组的合法性,即便后者有时会做出一些在政治上挺棘手的判决。

然而这种认识如今却越来越遭到怀疑。试问究竟有哪种什么类型的经济体会支持一套基于规则的体系呢?二战后的美国支持这么一套体系,因为它拥有无与伦比的经济优势。一套以规则为基础的公开体系在一个只存在小国的世界中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因为这些国家都不可能依靠其相对的经济实力来获得好处。

当全球经济涵盖了少数几个规模相近,比上文中的小经济体要大却又不足以单独控制整个体系的经济体时,事情就变得更复杂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1989年发表的一篇关于双边主义的论文中指出一个由三大主要贸易集团组成的世界将会是最差劲的贸易组合,由于三者之间缺乏明确的合作关系,贸易壁垒将因此增加。

不幸的是,这正是全球经济的现状。三大主要经济体/贸易集团——中国,欧盟和美国 ——的贸易量(出口量加进口量)都在4万亿美元左右(25年前的日本也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但该国当前的贸易量就小太多了)。三方经济体合共占据了世界贸易的40%以及全球GDP的45%。

在经济权力如此分配的状态下,所有三个行动者的明确合作就变得至关重要了。但也有着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解释为何各方都不愿意推进这类合作,。

即使特朗普不当选总统,目前的全球贸易体系也会给美国带来麻烦,因为美国的贸易政策长期以来都集中在制成品上(原料贸易一直都相对自由,农产品贸易通常被认为是特殊的,因此不受制于类似制造业“最惠国待遇”条款的那类规定)。

由于美国现在能源上实现了自给,因此无须像那些缺乏国内能源供应的工业国家那样出口那么多的制成品。当前美国的年均制成品出口额仅为1万亿美元左右,远低于欧盟和中国,后两者虽然经济规模略小,但各自的制成品出口额几乎是美国的两倍。

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不太可能发起一场惊天动地的贸易战,因为美国施加的任何关税都会损害本国那些大型企业的利益——它们在国外生产设施投资上可是花了大钱的。同时也没有哪个企业愿意舍弃一大笔政治资本来维护基于规则的体系,因为它将不得不蒙受损失,而分享收益的却是竞争对手。三大贸易集团也是如此:如果欧盟花费政治资本阻止美国破坏WTO机制,最大的得益者就将是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

这种动态有助于解释为何中国领导人虽然宣称支持以多边规则为基础的贸易体系,却一直未能采取具体行动来对其加以强化。而令他们更倾向于保持缄默的可能是这么一个假设:在这一代人的时间内他们的国家将主宰全球经济;因此在这一点上,他们可能不再想受制于别人的规则。

更无奈的是中国共产党最近在国内各经济领域的权力都得到了进一步加强,以至于所有大企业如今都不得不接受在董事会里安插一个党代表席位。很难想象一个由一党派执政的经济强国——尤其一个对经济有着如此广泛控制的政党——如何会让国际规则和程序凌驾于国内考虑因素之上。

结论其实很明确:世界是时候准备好迎来一个逐渐崩塌的WTO贸易体系了。

http://prosyn.org/hm98BeK/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