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yImages5207099731 Getty Images

为什么全民基本收入是个坏主意

发自波士顿——由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社会安全网多有不足,以至于关于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的提案日益得到民众欢迎。近年来富人与普通人之间的差距已大大扩大,而许多人担心自动化和全球化还将加剧这一趋势。

毫无疑问,如果只能在大规模贫困和全民基本收入之间二选一,那么全民基本收入显然是必选。该项目可以让人们把钱花在他们最为珍视的东西上。它将创造一种广泛的所有权意识和一个足以动摇金钱政治体系的新选区体制。而多项针对发展中经济体有条件现金转移支付项目的研究也发现这些政策可以赋权于妇女和其他边缘群体。

但全民基本收入是个有缺陷的理念,尤其是除非伴随着对安全网其他部分的大幅削减,否则它将昂贵得让各方无力承受。在拥有3.27亿人口的美国,每月仅支付1000美元的全民基本收入每年就将花费大约4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2018年的整个联邦预算。如果不砍掉其他大笔支出,就必须让美国联邦税收翻一番——这将给经济带来巨大的扭曲成本。而且一项永久性的全民基本收入是无法用政府债券或新印刷货币来融资支付的。

为实现全民基本收入而牺牲所有其他社会项目是一个可怕的想法。这些项目的存在都是为了解决某些具体问题,诸如老年人,儿童和残疾人的社会脆弱性问题。试想一下在一个仍有儿童忍饥挨饿的社会中,有些健康状况极端不佳的人被剥夺了足够的护理,只是为了把所有税收都用于每月给每位公民(包括那些坐拥万贯家财的富翁们)发钱。

虽然全民基本收入是一个很好的口号,但作为一项政策却设计得很糟糕。基本经济理论告诉我们对收入征税是扭曲性的,因为它们会抑制工作和投资。此外政府也避免转移支付到同一个被征税人身上,但这正是全民基本收入的基本内容。比如美国约有3/4的家庭至少支付过某些联邦所得或工资税,还有更多家庭缴交了州税。

此外也有人提出了一个更为明智的政策:负所得税,有时被称为“保证性基本收入”。与其每人每月发1000美元,保证性收入计划只会向月收入低于1000美元的个人提供转移支付,其支出也因此仅相当于全民基本收入成本的一小部分。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and the entir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plus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那些全民基本收入的倡导者会辩解说非全民转移支付计划的吸引力较小,因为选民接受它们的积极性不会太高。但这种批评是没有根据的。保证性基本收入可以与国民健康保险一样具备普遍性——国民健康保险不会每月向每个人打款,但会让任何需要支付医疗费用的人受益。那些无条件保证支持基本需求的项目也是如此,例如给与饥饿人口的食物和失业保险。这些政策都在各个国家内部广受欢迎。

最后,大部分对全民基本收入的热情都是基于一种对发达经济体就业趋势的误读。与流行观点相反,没有证据表明我们眼下所见的工作很快就会消失。自动化和全球化确实是在对工作进行重组,消灭了某些类型的工作并增大了不平等状况。但我们的对此应该是采取措施鼓励创造高薪酬的“中产阶级”工作,同时强化问题重重的社会安全网,而不是建立一个向大部分人口发钱的制度。 然而上述措施都是全民基本收入所未曾涉及的。

在美国,首要政策目标应该是全民医疗保健,更慷慨的失业救济金,设计更合理的再培训计划以及扩大所得税抵免。所得税抵免的功能就像是低工资工人的基本收入保障,不但成本远低于全民基本收入,还能直接鼓励人们工作。在商业界层面,减少雇主为雇用员工支付的间接成本和工资税可以刺激创造就业机会,同时降低全民基本收入的成本。通过提高最低工资以防雇主利用员工的税收抵免牟利,所得税抵免的扩大以及工资税的降低都将大大有助于在各级收入分配中创造有价值的工作。

而同样重要的一点在于这些解决方案能提升民主政治。而全民基本收入则并非如此,因为它是作为一种安抚不满群众的手段而从上到下推行的,不赋权(甚至不会咨询)那些它旨在帮助的人。 (那些失去中产阶级工作的劳动者想要的究竟是政府转移支付还是另一份工作?)因此,全民基本收入提案具有罗马和拜占庭帝国所使用的“面包和马戏团”的所有标志——用施舍来化解不满和安抚群众,而不是为他们提供经济机会和政治代表。

相比之下,令发达国家获益良多的现代社会福利国家制度并未被大亨和政治家传承下来。它旨在为人们提供社会保险和机会,同时也是民主政治的结果。普通民众提出要求,抱怨,抗议并参与政策制定,而政治制度对此作出回应。英国福利国家的奠基性文件,二战时期的《贝弗里奇报告》,既是对经济困难,也是对政治要求的回应。它力求保护弱势群体并创造机会,同时鼓励公民参与。

当前许多社会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忽视了民主进程。解决办法不是拿出足够的小恩小惠来让人们留在家中,分散其注意力,并以其他方式安抚。相反,我们需要振兴民主政治,促进公民参与并寻求集体解决方案。只有凭借一个民众动员起来且政治活跃的社会,我们才能建立未来实现共同繁荣所需的体制,同时保护我们中间的最弱势群体。

http://prosyn.org/AsbYW6F/zh;
  1. verhofstadt40_PAULFAITHAFPGettyImages_borisjohnsonspeakingarms Paul Faith/AFP/Getty Images

    Boris’s Big Lie

    Guy Verhofstadt

    While Boris Johnson, the likely successor to British Prime Minister Theresa May, takes his country down a path of diminished trade, the European Union is negotiating one of the largest free-trade agreements in the world. One really has to wonder what the "buccaneering" Brexiteers have to complain abou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