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打破世卫组织的玻璃天花板

多伦多/纽约—今年,世界卫生组织将选出新的总干事。去年9月,世卫组织各成员国提名了六位候选人:泰德罗斯·亚德哈诺姆·盖布勒耶瑟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弗拉维亚·布斯特里奥(Flavia Bustreo)、菲利普·道斯特-布莱奇(Philippe Douste-Blazy)、大卫·纳巴罗(David Nabarro)、萨尼亚·尼什塔尔(Sania Nishtar)和米克洛斯·左斯卡(Miklós Szócska)。1月25日,���卫组织执行委员会将把候选名单缩减至三位。5月,世卫组织大会将选出陈冯富珍的继任者。

所有这些候选人都提出了一个领导愿景,我们私底下对其中几位候选人也十分了解和敬仰。但是,我们还是最相信盖布勒耶瑟斯是最有资格担此大任的人。我们之所以支持他,是出于在任何聘用程序中都至关重要、但对世卫组织总干事这样的职位尤其重要的三个考量:候选者过去的成就、领导风格,及其所能带来的多样性。

从第一个考量角度看,盖布勒耶瑟斯拥有经过考验的成功记录。他在2005—2012年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期间着力推进所有埃塞俄比亚人民的利益,强化了该国的基本医疗。他建立了3,500家医疗中心和16,000家医疗站,通过建立更多医学院校和部署38,000多名社区卫生推广工作者极大地扩充了医护工作人员数量。

如今,盖布勒耶瑟斯的措施已经成为其他国家在试图实现全民医疗覆盖时竞相模仿的对象。他是唯一一个在国家层面实现这些成就的候选人。

盖布勒耶瑟斯也长期致力于推进和支持性别平等和妇女和女孩权利。事实上,他的加强埃塞俄比亚卫生系统的措施令埃塞俄比亚妇女获得避孕手段的比例翻了一番,令产妇死亡率下降了75%。

2012—2016年,盖布勒耶瑟斯担任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积累了大量外交经验,如领导亚的斯亚贝巴行动日程谈判。该日程是国际社会对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融资计划。如今,让世卫组织成员国团结一致采取合作行动应对共同卫生挑战也需要这一外交技巧。

盖布勒耶瑟斯的领导风格也非常契合世卫组织总干事的角色:他总是最后发言,鼓励其他人分享观点。他还知道如何发现和培养人才,如何让周围的人人尽其用。他将毫无疑问地提高世卫组织的士气和世卫组织工作人员实现最大价值和效率的动力——为了所有成员国和它们的人民的利益。除了是一位优秀的聆听者,他也具有决断力,而这正是领导世界上最重要的卫生机构所必须的特质之一,尤其是在发生全球公共卫生紧急情况时。

盖布勒耶瑟斯还具有丰富的全球卫生机构领导静研。2009—2011年,他担任全球对抗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理事会主席;2007—2009年,他担任对抗疟疾伙伴合作计划(Roll Back Malaria Partnership)主席,其间他带来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变化,大大改善了这两个卫生组织的运营情况。此外,他还帮助它们从出资者那里筹集到创纪录的融资承诺:全球基金获得117亿美元,抗疟疾计划获得30亿美元。

这正是世卫组织在当今全球卫生环境中所需要的经验和专业,也解释了为何非盟官方支持他的候选人资格。有趣的是,在其近70年的历史上,世卫组织从未有过来自非洲的总干事。这一事实本身就构成了选一位非洲总干事的理由;但在盖布勒耶瑟斯的例子中,他在发展中国家的直接工作经验让他具备了应对最棘手的全球卫生问题(受影响最严重的往往是发展中国家)的独一无二的资质。

世卫组织应该打破非洲领导人的玻璃天花板。只有当全球机构领导人来自受该机构的工作影响最大的地区时,可持续发展才有可能真正实现。

盖布勒耶瑟斯成为候选人是世卫组织的一次历史性机遇,其执行委员会应该在1月25日抓住这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