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水资源的战争

纽约-许多冲突是由于水资源的短缺而造成或加剧的。从乍得到苏丹的达尔富尔,从埃塞俄比亚的欧加登沙漠到索马里以及该国的海盗,一直到也门、伊拉克、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跨度如此之大的地区存在着冲突,而这些地区缺水的现实,正在导致农作物的欠收、牲畜的死亡以及极端的贫困和绝望。

在这样的贫穷社区里,像塔利班这样的极端主义组织有了大量的招兵买马的机会。一个政府会将失去其合法性,如果它不能保证本国人民的最基本的需求:例如安全的饮用水、主粮农作物、人民微薄的生计所依赖的家畜所需的饲料和水。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在冲突频发的国家里,政治家、外交官和军官们在处理这些危机时,通常采取和处理其它政治或军事挑战一样的方式。他们会调动军队、组织政治派系、打击军阀或试图对付宗教极端主义。

但是这样的应对方式却忽略了一个表象背后的挑战:即帮助社会来满足他们对水、食物和生计的迫切需求。现在的结果是,美国和欧洲往往花费数百亿甚至数千亿美元派军队或轰炸机去平息叛乱或是来针对“失败的国家”,但却不愿花费此金额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来解决根本性的缺水和发展不足这样的危机。

水的难题不会自动消失。相反,它们将进一步恶化,除非我们在全球范围内一起做出应对措施。最近,一系列研究结果表明,世界上许多贫穷和不稳定地区的水资源平衡是对么地脆弱。联合国下属机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近发表了《2009年联合国对世界水资源开发的报告;世界银行发表了令人震撼的对印度的研究报告(印度的水经济:拥抱动荡的未来)和对巴基斯坦的研究报告(巴基斯坦水经济:走向枯竭);而亚洲协会则发表了一份对亚洲的水危机的概述(亚洲的下一个挑战:确保该地区的水资源未来)。

这些报告都揭示了相同的问题,即世界大部分地区,特别是干旱地区的用水供应压力正在变得越来越严重。迅速恶化的缺水问题反映出的是人口的膨胀、地下水的枯竭、资源的浪费、环境的污染以及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所造成的巨大的并不断恶化的后果。

而后果是悲惨的:干旱和饥荒、生活的无助、水传染疾病的扩散、人们的被迫迁移,甚至是公开的冲突。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应由许多部分组成,这些将包括改进水资源管理、改进技术以提高用水效率,以及由政府、工商界和民间组织合作的

新的投资。

这样的解决方案我在非洲农村地区的“千年村”项目中见到了,这是我和我的同事们和贫困社区、政府和企业一起开展的一个项目,它是为了找到切实可行的办法来解决所面临的农村赤贫的挑战。例如,在塞内加尔,全球领先的管材制造商JM Eagle公司捐赠了100多公里的管道使一个贫穷社区与政府的水机构PEPAM联手,把安全用水带给了数万人。整个项目的成本效益、可复制性和可持续性是如此之高,所以JM Eagle公司和其它合作企业要在非洲其它地区推行类似的项目。

但是,未来的用水压力将会出现在广泛的地区,其中包括富裕国家也包括贫穷国家。例如,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曾鼓励西南部干旱地区的一些州的人口增长,也不管气候变化很可能会加剧水资源的短缺问题。澳大利亚目前也正忙于应付农业中心地带墨累达令河流域的严重干旱问题。地中海盆地,包括南欧和北非,也有可能因气候变化的影响而面临严重的干旱。

然而,不同的地区水资源危机的确切性质,会因各地不同的压力点而有所不同。例如,在巴基斯坦这个已是干旱的国家,它将经受迅速增加的人口的压力,该国人口已经从1950年的四千二百万增长到2010年的一亿八千四百万,并可能进一步增加;根据联合国的“媒介”设想推算,在2050年将达到三亿三千五百万。更糟的是,该国农民正依靠地下水生活,而地下水因过度抽取正在日趋枯竭。此外,流向巴基斯坦河流的喜马拉雅冰川融水可能到2050年由于全球变暖冰川完全融化而枯竭。

必须在所有“规模”范围内寻找解决方案,也就是说,我们的解决方案,有的是在单个社区内(如塞内加尔管道水项目),有的是沿着整条河流(即使河流跨越国界),有的是在全球范围内,例如,阻止全球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最坏影响。能够持久的解决办法将需要政府、企业和民间社会之间的合作,而这种合作可能会很难谈判和进行管理,因为这些不同的社会阶层在互相打交道方面往往很少或没有任何经验,也可能互相之间有很大的不信任。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大多数国家的政府在处理严重的水资源挑战的方面都做得很差。水利部的工作人员通常是工程师和一般的公务员。然而,持久地解决水资源的挑战,必须有广泛的对气候、生态、农业、人口、工程、经济学、社会政治和当地文化的专业知识。在与当地社区、私营企业、国际组织和可能的捐助者打交道时,政府官员也需要掌握技巧和灵活性。

关键性的下一步是把存在缺水问题的社会中-例如苏丹、巴基斯坦、美国、澳大利亚、西班牙和墨西哥-的科学、政治和商界的领袖们聚在一起,集思广益,产生富有创意的方法来克服这些困难。这种碰头将有助于信息共享,而这样的共享能拯救生命和经济。这也更凸显了一个基本真理:即,可持续发展的共同挑战应该要联合因收入、宗教和地理而划分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