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撼动“抖动婴儿综合征”

牛津—对新晋父母来说,最悲剧的事情莫过于孩子突然间意外死亡。也许唯一比这还要糟糕的是父母亲被错误地指责导致了孩子的死亡,并且因此被起诉,而造成这一幕的原因乃是医学界对发现的误解。

少数在不满一周岁意外夭折的婴儿被发现有以下三种症候中的一种或多种:大脑外延出血(膜下出血)、眼底出血(视网膜出血)和脑水肿。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同样的特征也见于一些受伤的婴儿,如坠落或车祸。但许多存在这西症候的婴儿并无外伤(如骨折、擦伤或撞击)、身体虐待或被忽视的历史或医学证据。

儿科医师一直在试图破解这一谜题,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有人提出,震动可能造成旋转力,在没有擦伤和撞击的情况下导致“三重”症候。多年来,这些发现进一步演化为“抖动婴儿综合症”(shaken baby syndrome,SBS)。SBS是目前仍是有争议的、没有获得科学证明的法医学假说。

SBS假说将三重症候归因于大脑表面和视网膜内血管的病理性破裂以及大脑内神经纤维的撕裂。人们指出,这些结果需要相当于从多层楼高处掉落或严重车祸这么大的力才能造成,导致即刻生成的症候或死亡。由于暴力震动不可能是事故性的,因此该假说同时坐实了犯罪行为并能够认定施暴者,通常是婴儿致死现场所在人物。

尽管SBS假说已在全世界范围被纳入医学训练和司法判决,但在近20年的时间里,它并没有经受过测试。1987年,第一次生物力学实验发现,震动力远远小于撞击力,因此仅凭震动不可能造成三重症候。

我所在专业——儿科神经学的后续研究发现,SBS假说的医学基础也是有漏洞的。我们了解到,这些孩子的大脑损伤并不反映神经纤维外伤,而是反映了供血失灵。我们还了解到,这些案例中的典型的膜下出血很薄,不可能来自大脑表层大型桥静脉的断裂。我们还了解到,同样的发现也见于自然死亡。在过去十年中,其他原因——包括事故外伤、先天性因素和自然疾病等——一直在不断涌现。

也许最近几年来最有说服力的发现是,膜下出血现象在近一半的没有分娩外伤痕迹的健康新生儿身上出现。这些发现,加上婴儿硬脑膜发育不成熟,表明新生儿脑膜出血可能是天然保护机制——为了防止正常劳作和分娩时压力波动造成血液回流大脑血管。

由于这些解剖学特征一直持续到早期童年,因此脑膜可能一直保持类似的易出血状态直到新生儿阶段后。事实上,不管是与出生有关的出血,还是被归因于震动的出血,通常都位于包裹大脑的膜的褶皱处,这些部位的血管在初生时比日后更大。

过去三十年来的科学证据不支持抖动婴儿假说,也没有新证据出现支持它。相反,一些研究者根据旧研究中的数据计算出现某些特征(如颅内出血、视网膜出血、脑水肿和癫痫)情况下的大脑损伤的统计概率。这些概率常常被用于诊断依据和法庭证据。

但是,这些研究者的研究所基于的逻辑是套套逻辑,其基础假设现已知道是不可靠的。比如,在一些研究中,研究者武断地认定不足一米高度跌落不会伤害婴儿,因此描述此类跌落情形的父母一定在撒谎。其他研究认为,父母对发现无力辩解便是虐待的证据。

由于存在这些缺陷,对旧研究的再检视无法为确认虐待提供可靠证据。它们只不过预测了具体发现可被归于虐待的概率,以及可以指控或确认当时在场的儿童看护者虐待的概率,确认的准确性并无保障。

SBS假说的主要支持者现在也承认,三重症候是一个“传说”,SBS确认是“有根据的猜测”,SBS假说的支持证据完全来自坦白。一些法庭已有所跟进,一位美国联邦法官宣布以此获得的坦白“作为证据毫无价值”,另一位美国联邦法官指出,根据最新发展,SBS或许“更多地是一种信念,而不是一项科学”。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没有人会质疑婴儿是否可能因为暴力震动或虐待而受伤甚至致死;当然是可能的。真正的问题在于是否可以根据缺少科学依据的假说推断震动或虐待。其他医学和法律领域都没有让未经证明的假说作为确认依据的做法,更不用说刑事指控了。

从过去十年的发展来看,我们面临着一种可能性——过去30年来,我们根据一项有缺陷的假说错误地将许多父母亲送入了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