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kers smooth out a new sidewalk John Moore/Getty Images

能起作用的基础设施计划

纽约—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通过税收优惠来提高基础设施支出,投资者对此反应冷淡。人们对他如何升级和修葺美国破败的公路、机场、桥梁、隧道和其他基础设施的方案期盼已久,但除非各方都能开放心态,重新思考如何为这些项目融资,否则特朗普的计划将一文不值。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目前,基础设施投资要么通过税收支付,要么通过过路费等使用成本支付。但还有一种释放地方层面公共财富的方法:对现有公共资产进行专业管理。

这并不意味着改头换面的资产回收或私有化。如果私有化是为了提高可用公共基础设施资金源,那么资产的出售价格必须高于它们在公共所有状态下所产生的利润的现值。不难理解,地方政客和选民对将公共资金与商品和服务的供给相分离的授权机制产生了怀疑。

纳税人可能会因为结构不合理的授权协议而受损,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2008年,芝加哥市将停车泊位租给了私人财团,价格比其在75年租期中能够获得的停车费收入低了近10亿美元。虽然公众强烈反对停车费涨价,但该市仍然无法在不补偿授权投资者的情况下改变停车政策。

此类不恰当的公共财富向私人部门的转移之所以发生,主要是因为政府无法管理商业风险。在没有有效监督和问责的情况下,公私合作等融资机制常常让私人部门获得了管理责任,而让纳税人和终端用户承担资本成本。不遭到公众反对才怪。

但地方政府规模巨大的商业资产如果能通过独立的政府所有控股公司进行整合和专业化管理,能够产生显著的正未来现金流。我们在最新的Citi GPS报告中指出,公共商业资产是一座金矿,但开发不足,原因是所有权分散、会计记录不准确不透明,以及治理结构不合理又不合时宜。

保守估计,美国联邦所有商业资产的账面价值接近于美国的年GDP——大约16万亿美元。如果这些资产得到胜任的管理,其市场或公允价值有望高于账面价值。

州和地方政府所有商业资总值与联邦所有商业资产相比规模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地方政府拥有并经营大部分机场和港口以及水、下水道和电力等公用设施——所有这些都急需资金。但房地产才是公共商业资产的最大构成部分。有人估算,公众所有资产占一市或一县房地产总市值的四分之一。与此同时,许多地区需要增加经济适用房资金。

总而言之,这笔公共财富是投资者、地方政府和社会整体的一个巨大的机会。如果得到专业的管理,这笔巨大的商业资产组合的收益不但能为急需的基础设施投资提供资金,也能为其他一切有需求的公共品和服务提供资金。

关键是将各个城市的商业资产组合整合进独立运行、专业化管理的城市财富基金(UWF),使之免受短期政治影响。UWF有能力与私人部门平等互动。

就治理结构和遵守国际透明度标准而言,UWF可以与上市挂牌公司箱体并论。其管理层有激励根据长达数十年的资产生命周期来规划投资,而不是根据以月或年计算的政治周期轮转项目。

此外,UWF将拥有独立的资产负债表,使其能为常常占到项目总支出的五分之四的维护成本提供资金。而由于UWF的资金来自其自身所持组合的回报,因此不需要竞争政府预算支出。与此同时,政府本身也有了可抵押资产来支持债务,而不必只依赖未来税收收入。

设计和管理合理的UWF能同时充当商业可行的新基础设施和其他服务项目的资金提供者和管理者。不但纳税人不再需要提供更多资金;地方政府也能够实现基础设施和维护支出倍增,获得3.5%以上的年回报。而最大的好处是各个派系的政客都能支持这一方案。

我们已经具备了升级和修葺美国交通、电力、水和通讯基础设施的手段。我们只需要利用美国被忽视的公共财富储量。

http://prosyn.org/xCo7ME3/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