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二十五年与HIV/AIDS的抗争

自从免疫缺乏综合症(AIDS)被人们认识以来已经过去了二十五个年头。从那时起所获得的知识是激动人心的,而基础研究被转化成拯救生命的治疗方法的步伐也是前所未有的。

在发现了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是艾滋病的致病原因后,接着有解释了它的致病机理、自然史、流行病学,创立了诊断性血液检验、开发了抗逆转录病毒药物。1996年,对于一类名为蛋白酶抑制剂的首批药物的批准带来一种多药、抗HIV疗程,即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HAART)的被采用。这一进展极大地改观了生活的质量,并且增强了HIV感染者对生命的期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此外,给感染HIV病毒的孕妇和新生儿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后,在预防母婴传染HIV病毒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结果是,自从这些合成药物被引入以来,单单在美国就已经至少挽救了累计三百万年的生命。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超过二十四中被认可的抗HIV药物和合成药物,并且还有源源不断的处于研发和临床试验等各种不同阶段的下一代药物。

但是今天我们面临的任务是把这些科技的进展应用到给全世界,尤其是那些身处资源贫乏的国家的人民提供治疗和预防措施上去。尽管我们在治疗HIV/AIDS的问题上已经在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取得了成功,但是很显然在HIV/AIDS造成最大危害的非洲、亚洲和世界其他地方,抗击流行病的努力也必须得到大大的加强。事实上,在全世界估计有四千万人感染了HIV病毒;而2006年有大约300万人死于艾滋病。

像总统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全球抗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基金会这样的一些计划以及像比尔和梅林达基金和克林顿基金会这样的慈善组织已经帮助为中低收入国家200万感染HIV病毒的人提供了治疗药物。但是在这些国家需要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人中还是只有不到25%的人得到了它们。

面对全世界每年430万的新增HIV病毒感染者,我们没有抵抗,因为新的HIV感染远远超过了我们治疗所有那些感染者的能力。因此我们急需提高我们预防HIV感染发生的能力。

迄今已经有了许多预防措施,比如行为矫正、散发避孕套以及向静脉注射药物使用者提供清洁的针头和皮下注射器等。最近的研究表明给成年男子实施包皮环割术会成为一个很有指望的预防措施,条件是如果得到正确和卫生的实施,以及适当的咨询和术后护理的话。同样地,对于表面杀微生物剂的正在进行的开发给那些无法使用避孕套或拒绝性交的妇女提供了保护她们自己不被HIV病毒感染的希望。

但是我们依然未能在HIV/AIDS的研究上最高的科学和公众健康目标,就是开发一种有效的HIV疫苗。因为病毒的性质而使得这一挑战变得特别困难,尤其是因为它有能力把自己融进寄主细胞的基因组中,随时准备进行变异,以及隐藏其会诱发保护性抗体的外壳部分。

我们还知道人体对HIV病毒的自然免疫反应并不足以限制或控制该病毒。事实上,自从发现HIV病毒以来,迄今还没有过有记录的某个人在受到感染后其免疫系统完全根除病毒的例子。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当前的许多研究集中在开发可能并不会完全预防HIV感染、但是仍然能够减缓HIV病毒的发展或者使一个人不那么可能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的疫苗上。但是我们的终极目标还是开发出一种能预防HIV病毒感染的疫苗。要取得成功,我们必须解决怎样诱导人体产生保护性免疫反应的难题。

尽管迄今为止在与HIV/AIDS的斗争中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科学和医学上的成就,但是历史将会评判我们在未来的二十五年里能够取得怎样的成绩以及我们怎样回应把我们的研究成果用在那些最需要它们的人身上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