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who call themselves Dreamers protest in front of the Senate side of the US Capitol Mark Wilson/Getty Images

无力实现增长的特朗普经济学

发自华盛顿特区——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他的财政部长斯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承诺要带来一个经济奇迹。他们宣称只要美国照自己的政策行事,就一定能连年实现3%以上的经济年增长率,甚至可能高于4%。但在执政满一年,竭力推动放松管制,在减税方面得偿所愿之后,特朗普团队的表现究竟如何?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我们还处于特朗普执政初期,但迄今为止的结果令人失望。一旦特朗普着手推行他鼓吹的那些政策,美国的中期持续增长前景就可能受到威胁。

特朗普一再宣称应当将美国2017年的整体经济表现视为其政策的直接结果,他本人也为第三季度增长率——最初报告为3.3%,然后下调到3.2%——做出了很大贡献。然而第四季度的增长率又降到了2.6%,初步估计显示今年的总体增长不会超过2.%。这可比前总统奥巴马在2014年(2.6%)和2015年(2.9%)所实现的要低。

事实上,奥巴马治下的季度增长率有7次超过3%,甚至有两回达到了4.6%。从2009年第三季度开始,除了两个季度外其他的增长率都是正数。而且奥巴马带来的强劲增长不仅仅是新闻头条数字上的,他的政府也主导了相当多的就业增长——在他任职的八年中美国增加了两百多万个职位,失业率有所下降,劳动力参与率也有提高。

特朗普非但没有创造奇迹,更未能为经济增长带来任何改善。要理解这一点,就得记住特朗普上任后并未做过太多实事。尽管他一直吹嘘放松管制,但他那些撤销监管措施所产生的总体经济影响相对于整个经济体量而言是微不足道的

此外特朗普于2017年年底签署的减税政策对增长也没多少积极影响。税收方案主要是关于将中等收入家庭——特别是那些来自倾向民主党的高税率州,比如纽约和加利福尼亚州——的收入再分配给那些最富有的美国人。

那些已经拥有雄厚资本——比如纽约市内的高楼大厦——的人将会表现的很好。但是该减税法案并没有提供多少投资新资本(创建新企业,开发新产品或是投资新厂房和设备)的激励因素。而且,正如我在近期一场于纽约进行的智慧平方(Intelligence2)美国站辩论中所指出的那样,这一立法实际上可能会对技术研发带来负面影响,而这方面确实美国实现长期增长的一个关键驱动力。

从2017年的数据来看,并没有迹象表明商业投资会在特朗普治下有所提升。无可否认,这一数据是不稳定的,因为它会随着事件的发展而忽高忽低。但奥巴马在他的两个任期中也为该领域定下了较高的参照系。

特朗普头年经济决策中的最积极之处莫过于他未曾兑现其竞选承诺来破坏贸易。《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对中国以及其他美国主要合作伙伴的贸易关系保持不变。政府确实在今年1月份对太阳能电池板和洗衣机开征保护性关税,但相对于整体经济规模来说影响甚微。因此特朗普并没有引起一场大规模的自发式衰退,而我们也许应该更多地祝贺他的团队避免了这种情况。

而我们如今也再度进入了一个特朗普相关风险高发期。特朗普在去年终止了年轻非法移民暂缓遣返计划(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令80万在儿童时期被非法带到美国的年轻人濒临被驱逐出境的风险。

鉴于这些都是对美国经济作出重大贡献高生产率者,特朗普的方法可能会引发严重的经济——更不用说人口——后果了。特朗普及其盟友也在大力削减合法移民,这可能会大大降低美国的中期增长前景。

特朗普也没有放弃他摧毁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威胁。如果他朝这个方向迈出了一步,那对美国经济也是不利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也可能对墨西哥经济造成重大损害,可能导致更多无证移民流入美国。但如果没有任何这类混乱,人口趋势表明从拉美到美国的移民数量将持续稳步下降

特朗普造成的最大危险则是放松金融管制。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领导的国会正试图推翻2008年金融危机后实施的系统性风险保护措施。不幸的是,这种试图榨取经济的努力通常都以悲剧告终。正如当年小布什的政府做同样的事情时,留给我们的就是大衰退。

http://prosyn.org/UaNjpFO/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