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mployee works in front of the blast furnace past rolls of sheet steel at a mill of German steel producer Salzgitter AG Alexander Koerner/Getty Images

欧洲应对特朗普的钢铁关税作何对策

布鲁塞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最后一刻作出对加拿大、欧盟和墨西哥暂缓30天征收钢铁(及铝)关税的决策显然使美国有机会与贸易伙伴谈判达成长期合作。这种合作应当是什么样子的?

特郎普并非代表钢铁业引入保护主义举措的首位美国总统。2002年,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引入了一系列进口限制,包括对某些钢铁产品征收30%的总体关税。但即便如此,当时仍有超过70%的钢铁进口被豁免任何保护主义举措。相比之下,特朗普提出的措施将影响整个钢铁行业。

这其中的差异反映了美国贸易立场的根本性变化。布什政府总体上支持开放贸易;它采取保护措施主要是受迫于国内的钢铁游说势力,当时钢铁业所产生的亏损数额巨大。尽管如此,人们当时仍然就遵守游戏规则达成了默契——具体而言就是遵守世贸组织规则——而美国最终也做到了。

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希望保护(现在盈利的)国内钢铁业反应了一种观点,那就是自由贸易就总体而言成全了其他国家的利益,而以牺牲美国利益为代价。特朗普治下的美国几乎不顾及世贸组织规则。

可以肯定,特朗普政府通过宣称其关税措施旨在保护国家安全而试图确保这些措施不直接违反世贸规则——保护国家安全是世贸组织认可的保护国内产业的有效理由。相关规定很少被引用,但仅有的几个范例表明特朗普内阁的关税可能在法律上具有合理性,即使仅有一小部分钢铁产量被实际用于坦克和军舰制造。

但有一点说不通。如果关税确实关乎国家安全,就必须主要针对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和欧盟等亲密盟友的进口钢铁征收。所谓转运贸易导致钢铁进口更加复杂。钢铁商品相对同质化。例如,特定质量的扁平轧钢几乎不分原产地都在有组织的钢材市场上销售。因此如果美国只针对某些国家征收钢铁关税,这些国家的钢铁出口企业可以将产品出口给美国盟国,再由盟国增加对美国的出口。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这意味着如果美国免除盟国的关税,它还需要盟国作出某种保证,保证对美国的钢铁出口不会飙升。事实上,美国现在正在要求包括欧盟在内的盟国限制对美国的钢铁出口。问题在于上述所谓的自愿出口限制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

欧盟因此陷入进退两难之中。欧盟威胁如果美国真的收取关税,欧盟将采取针锋相对的举措。但如果世贸组织专家组认定美国有权确定其国家安全需求证明应当收取钢铁关税,那么欧盟的反制也许并不合法。但如果欧盟屈从于美国自愿限制钢铁出口的要求,那么它可能同样违反了世贸组织规则。

但从欧盟的角度讲,那些自愿限制措施应当是最有吸引力的。欧盟本身在20世纪80年代常常普遍运用自愿出口限制以对抗来自东南亚的竞争。对出口国而言,自愿出口限制比征收关税的选项更加诱人。

关税为进口国带来一些可能的额外收入,但额外收入的多少需要取决于进口有多大程度的下降。例如,如果美国对钢铁产品实施25%的全面进口关税,并且进口额降至150亿美元——也就是2017年进口额的一半——美国仍将获得37.5亿美元的额外年度收入。

如果与主要生产商签订一系列自愿出口协议,单就美国钢铁进口而言将实现同样的结果,但获取这笔额外收入的却将是外国生产者。换言之,美国钢铁消费者实际将补贴外国生产者。

因为不便从盟国征收进口关税,特朗普政府实际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从美国的角度看,盟国应当对出口企业收税并保留相关税收收入。

与显然为寻求快速贸易“胜利”而放弃经济逻辑的美国不同,欧盟是一家动作迟缓的机构,往往更加看重经济逻辑而非地缘政治并更加偏爱长期协议。鉴于存在这些差异,在未来30天内达成协议可能是困难的。

但对欧盟而言,接受特朗普要求背后的经济逻辑似乎足以说服它拱手将这场显而易见的胜利送给特朗普。欧洲钢铁生产企业所获得的收益应当远远超过聘请律师在世贸组织为自愿出口限制辩护所付出的代价。

http://prosyn.org/G9R6z0B/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