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美国的亚洲盟友如何拯救特朗普

华盛顿—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当选后的行为,及其就职演说所释放的明确的孤立主义信号判断,其政府的外交政策将推翻许多长期以来美国在世界的角色设定。对美国的亚洲盟友来说,这一点尤其悲哀。

目前就判断特朗普上台对亚洲的真正意义还为时尚早。概率分布很广泛。特朗普可能逆转奥巴马总统的战略性“转向”亚洲政策,让该地区陷入混乱。他可能保持关注亚洲,但在方针上更加军事化。他也可能加入中国,形成类似G2的世界最强大力量组合。

无论如何,显然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广泛连续后——自尼克松总统及其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在1972年出人意料地访问中国以来——美国对华政策开始松动。依靠美国的防务安全保证的国家——如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对此高度关注。

许多亚洲国家通过与美国保持深刻的、可预测的政治参与,一斤更习惯于美国对它们的安全承诺。与北约等多边安全协定相反,美国的亚洲同盟基础是分别签订双边契约。结果,这些国家很容易受到特朗普的反覆无常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