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on jack Carl Court/Getty Images

英美民粹主义分道扬镳

伦敦—英国、法国、美国——谁才是政治异类?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去年的英国脱欧公投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民粹主义反抗全球精英的两起象征性事件。相反,法国选择的总统——马克龙是一位典型的“达沃斯人”——一位认同法国最精英主义的金融、政府和教育机构的以全球化而自豪的技术官僚。

但对于这些政治陈词滥调,我们必须三思,就像本月早些时候我离开英国竞选舞台,出席洛杉矶米尔肯研究所全球会议(Milken Institute Global Conference)时那样。米尔肯会议是美国版达沃斯论坛,但更加关注商业,并且美国政府有广泛参与,这些是达沃斯所不具备的。

在这里,我听了特朗普的重要经济官员的讲话——财政部长努钦和商务部长罗斯,也碰到了数不清的国会官员和商界领袖,我可以肯定,特朗普的当选只是暂时的反常。美国只是误入了民族主义怀旧主题公园,但它的注意力仍集中在未来和全球化的收益而非成本上。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P3DrGa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