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erson dressed as Kim Jong-un Angela Weiss/Getty Images

特朗普的朝鲜战略失误

丹佛—当美国总统特朗普抱怨他接手了朝鲜难题时,确实不无道理。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没有表现出任何谈判兴趣,甚至不愿意听到任何人对他不顾后果追求核武器和发射核武器用的远程导弹置喙。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但特朗普接手问题这一事实并不能意味着他可以撇清解决问题的责任。到目前为止,他甚至没有对应对朝鲜的战略做出过论述,更不用说实施了。他上任总统已近一年,唯一的成就是确保了联合国升级制裁。更糟糕的是,他对前任的怨声载道表明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特朗普应对朝鲜问题的最新尝试发生在本月早些时候,他大声宣布其政府将朝鲜重新打入了美国国务院的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从金正恩的行为看,这一决定固然相当合理,但基本上属于象征意义,一如前总统小布什在2008年10月决定将朝鲜从这个名单中移除。

特朗普的白宫宣称,重新将朝鲜列为支持恐怖主义国家是一个“关键动作”。并不是。事实上,美国财政部甚至不要求对这样的国家升级制裁。

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无法得到美国的军事支持——但朝鲜原本就没有什么希望。美国法律也禁止其通过美国所加入的国际金融机构为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提供贷款或其他形式的援助。但朝鲜没有加入任何国际金融机构。

许多人指出,恐怖主义名单并不是安全部门涉及恐怖组织的国家的完整集合。目前,整个名单中只有四个国家:伊朗、朝鲜、苏丹和叙利亚。尽管已故的委内瑞拉独裁者查韦斯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有着众所周知的关系——FARC被美国国务院认定为恐怖组织——但委内瑞拉仍然逍遥于这个名单之外。类似地,许多人认为巴基斯坦安全部门与许多恐怖组织保持着关系,这足以使它也登上这个名单。

尽管如此,就算是个象征性的姿态,布什将朝鲜移除名单的决定与特朗普将其重新列入名单的决定有着完全不同的背景。2008年,朝鲜满足了一定的条件。首先,它同意参加与中国、日本、俄罗斯、韩国和美国进行的六方会谈(我以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身份代表美国)。会谈有明确的目标,即朝鲜半岛去核化,并成功说服朝鲜关闭了其在宁边的核设施。

此外,布什将朝鲜移出名单时,朝鲜还参与了制定检查其核行为的制度的谈判。朝鲜政权邀请国际调查员前往宁边,并提供了大量关于宁边核反应堆操作的记录,迄今它们仍然是测算实际制造的钚的数量的最准确的资源。

当时,朝鲜同意炸毁宁边核反应堆的冷却塔,作为美国象征性举动的回应。诚然,这只是一个局部的成果。但特朗普会不假思索地接受它。

后来,协议确实变成了一张废纸,因为朝鲜坚决否认其曾经有过通过高浓缩铀制造核燃料的计划,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朝鲜政权无法解释在国际上采购与这一计划向契合的设备的行为;而它提供给美国外交部门的特殊材料样本让人更加生疑。

在停转了多年后,宁边核反应堆再次启动。值得注意的是,2006年以来朝鲜所进行的所有六次地下核试验都与六方会谈前从核反应堆中获得的钚一致。朝鲜在地下某处运行着一座高浓缩铀设施,这一可能性显然导致了极大的关注。但和认为宁边核设施已经奄奄一息的人的观点相反,这里永远是明确的、近在眼前的危险。

特朗普能够将朝鲜重新打入支恐名单,而丝毫没有引起官僚混乱和国际反应,这表明了为何这个名单是美国可以随意支配的有用的制裁。移出名单的标准——过去六个月中没有恐怖活动或与恐怖组织合作——足够灵活,因此可以用来作为现成的外交谈判筹码。类似地,当条件符合时——比如金正恩策划在马来西亚机场刺杀其同父异母兄弟时——移出名单的决定也可以轻易地扭转。

解决朝鲜问题需要有严肃的目标和一定的纪律水平,而特朗普在这两个方面都没有表现。有效的政策需要与中国合作,而不是阿谀中国领导人。这一合作必须基于长期的承诺,而不是一次性交易。此外,也许更重要的是,不仅需要与中国,还需要与其他地区相关利益方保持日常合作。

不消说,如果美国国务卿决定保持一支有经验的专业外交团队,或者(并且)特朗普及其幕僚认可在前任的基础上再接再厉要比指责他们让工作变得更难更加有效的话,这一政策将大受裨益。不幸的是,现任政府不会吸取最后一条教训。

http://prosyn.org/F1BLjsT/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