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特朗普统治威尼斯

圣何塞,加利福尼亚—十三世纪威尼斯著名商人马可波罗是第一批与中国做贸易的人之一。现在想象一下这样的情景。不久之后,威尼斯国开始担心马可波罗从中国购进了过多的丝绸和香料,在欧洲加价出售。当局认为,他所造成的“贸易赤字”将耗尽威尼斯黄金储备,同时为中国人而不是威尼斯人创造就业岗位。

在这段想象的历史中,威尼斯集合了一群专家来决定贸易赤字所造成的威胁是否值得采取关税、配额甚至禁止对华贸易等形式的报复。在专家们讨论的过程中,出现了两种针锋相对的理论。

一边是“重商主义者”,他们认为国家应该尽量扩大黄金持有量、保护国内制造业就业,为此可以采取征收关税、限制黄金用于进口商品、强迫中国购买与威尼斯购买中国商品等量的商品等措施。如果中国拒绝接受,马可波罗的采购就必须受到限制。

另一边以阿达莫·法布罗(Adamo Fabbro)为首,持有放任自由观点,即国家应该避免干预市场。马可波罗从中国购买商品促进了威尼斯的福祉:消费者受益于在国内无法获得(至少无法以如此低的成本获得)的商品,商人受益于加价转卖中国进口品。制造业就业可能会有损失,但零售业就业会有所收益,支出也会增长——不仅是中国商品支出,也包括本地产品和投资支出。

至于威尼斯黄金储备被耗尽的问题,法布罗提供了一个巧妙的解决办法:采用纸币威尼斯元,可以强迫其他国家接受威尼斯元,因为威尼斯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强国。中国不再能够获得威尼斯的黄金,它可以用威尼斯元购买威尼斯商品,从而提振国内制造业。为了维持威尼斯元的价值——从而维持信誉——法布罗建议成立中央银行管理货币供给,从而防止过度通胀。

威尼斯领导人被说服了。他们实施了法布罗的建议,如他所预测的,在兴旺发达的贸易、高速经济增长和广泛繁荣的推动下,威尼斯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所有这些都是拜自由市场所赐。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一位威尼斯巨贾沃尔玛蒂乌斯(Walmartius)每年都要购买价值500亿威尼斯元的中国商品,然后加价在国内出售,如此可以创造数千个本地零售业岗位,并降低威尼斯消费者的成本。另一位商人苹果里奥斯(Appleos)在威尼斯设计高科技产品,然后在中国制造,因此而实现了1万亿威尼斯元市值。

贸易赤字确实膨胀了,但威尼斯人没有因此付出任何代价,因为这些商品由威尼斯自己的货币计价,换取其他国家自由提供的商品。事实上,过不了多久,所有国际贸易都用威尼斯元结算,威尼斯元也被全世界接受为黄金替代品。

威尼斯银行可靠地防止了威尼斯元贬值,因此对威尼斯元的信心不断上升,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不久,世界各国纷纷购买威尼斯元债券来持有外汇储备,事实上为威尼斯巨大的预算赤字提供了融资。所有这些使得威尼斯能够拨款事实大型公共项目并保持世界最大规模的军队,加深其全球实力,在执行全球贸易规则和保证航路安全方面起着领导作用。

这一愉快的状态持续了几百年。尽管制造业等行业的低附加值岗位转移到了劳动力成本更低的中国,但高附加值行业——如科技、金融、媒体和零售业——就业繁荣。威尼斯仍然是世界最大经济体和领先的贸易大国,全球价值链顶端的地位十分稳固。

有时候,你可以精准定位情况转坏的那一刻。在这个故事中,那一刻出现在唐纳多·特朗皮(Donaldo Trumpi)成为威尼斯统治者的时候。

特朗皮对经济学一窍不通。他与其说是个决策者,比如说是个演员,急切地想赢得选票,为此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他看到某些威尼斯人因为制造业就业损失而焦躁——他们缺少转向高附加值行业的技能和灵活性——并利用这一焦躁。他将贸易赤字和经济损失联系在一起——就差没说是盗窃了——并宣布中国是敌人。

一些特朗皮的顾问试图向他解释,在一个因为发行世界主要储备货币而获益良多的经济中,贸易赤字为何是有用的。他们告诉他,挑战贸易赤字将威胁到威尼斯元的储备货币地位。此外,威尼斯赤字只有威尼斯总GDP的3.4%。他们解释说,回归重商主义可能刺激其他国家也这么做,其他国家有可能通过全球机构创造替代储备货币。他们告诉他,只有到那时,威尼斯贸易赤字才成为一个问题。政府将被迫缩减开支,包括军事开支,经济将陷入衰退,威尼斯的国际影响力也将削弱。

但特朗皮对此充耳不闻。在人们抛弃重商主义、迎来非常成功的放任自由政策几百年后,特朗皮决定投入重商主义怀抱,对威尼斯贸易伙伴征收关税,中国首当其冲。最终结果如他的顾问所料。

特朗皮的方针破坏了令世界——以及威尼斯——获益良多的基于规则的全球经济秩序。最终,世界其他国家也转向了重商主义,采取了贸易壁垒并拒绝使用威尼斯元结算国际贸易。威尼斯帮助建立并一度领导的机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创造了一种基于黄金可兑换性的新储备货币。在随后的一个世纪中,威尼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日渐式微。

不幸的是,这个想象的历史有可能变成真实的未来。果真如此的话,这将成为世界经济的重大转折——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和大部分这类转折不一样,这次转折的罪魁祸首是显而易见的。

http://prosyn.org/ThB5nVX/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