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lipner2_RONEN ZVULUNAFPGetty Images_trump jerusalem Ronen Zvulun/AFP/Getty Images

美国不需要一位首席拉比

耶路撒冷——如果说还有什么对美国人而言是神圣的,那就是美国宪法,也就是包含该国源代码的创始文件。可悲的是,白宫释放的侵略性病毒正在攻击宪法的关键组成部分——第一修正案。

1802年,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写道“宗教问题完全介于人类和上帝之间。”他向一群担心自身宗教自由的康涅狄格州浸礼会教徒保证,明确指出第一修正案的建立条款和自由行使条款构成了一道防火墙,“将教会和政府隔开”。但这道屏障现在已经严重破裂,原因是杰斐逊的两位近期继任者巴拉克·奥巴马和唐纳德·特朗普的所作所为。

对犹太人而言,目睹美国总统裁决“好”“坏”犹太人既可怕又奇怪。“谁是犹太人”这个问题长期以来一直是以色列政治辩论的主体,以色列的回归法赋予移民到那里的犹太人公民权,但个人信仰问题与上述对话完全无关。美国现在将信仰问题放在显微镜下是不合理行为。无论责任方是否是为犹太民众的最大利益着想都无法解释这种行为。

奥巴马的进步议程完美契合了犹太教自由派。“我听说民主党的定义是不带假日的改革派犹太教”,据报道,他曾在2011年犹太教改革联盟两年一次的会议后台这样调侃。“如果这样,那我也是改革派犹太人。”这种教派的弹性和包容性——在内部被称为“大胆的热情好客”——导致其追随者自然而然与一位具有普世世界观的总统结盟。改革犹太教的核心教义“所有人类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以及“我们与上帝携手改良这个世界”(修善世界)无缝衔接了奥巴马政府的议程。

但以色列却没有收到备忘录。2013年,在与内塔尼亚胡总理的鹰派政府进行了长达4年的斗争后,奥巴马以总统身份首访以色列。在耶路撒冷谈到修善世界的优点时,他劝告他的听众“必须承认巴勒斯坦民众的自决权和正义权。”

上述呼吁如惊雷般降落在美以不断扩大的鸿沟之上——包括支持奥巴马的约75%的美国犹太人。奥巴马随后在2015年犹太裔美国人遗产月庆祝仪式的讲话上毫不含糊地向其以色列批评者表示,在他的眼中,他们是不合格的犹太人。“于是犹太人的权利迫使我去思考,”他接着推理,“拉马拉被剥夺任何机会的巴勒斯坦儿童。教会我这么做的恰恰是犹太价值观。”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特朗普明目张胆地干预犹太事务自此之后动摇了美国犹太群体的根基。由于受到身边东正犹太教和福音派基督教狂热分子的影响,他采用了一种以圣经为中心的观点来看待以色列的状态和犹太人,因此经常将这两种概念混为一谈。本月,他发了一条感谢维恩·艾琳·鲁特的推特,这是一位自称“转变为福音派基督徒的犹太人,”此人宣称特朗普是“世界历史上最伟大的犹太和以色列总统。”

对特朗普而言,执行犹太人对以色列土地的圣经契约是犹太教的必要条件。在背后宗教保守阵营的影响下,他已经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现代以色列首都,而格兰高地则是“以色列国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他吹捧上述及类似行动,以捍卫自己免受反犹太主义的指控。特朗普声称以色列和犹太人从没有过如此好朋友的说法甚至已经得到内塔尼亚胡儿子的 首肯

最近,特朗普在推文中表示密歇根州众议院民主党议员拉希达·特莱布,“痛恨以色列及所有犹太人。”在宣布她和另外三名新晋女议员(都是所谓“小团体”成员)成为“民主党新面孔”之后,他接下去说,奥巴马所支持的犹太人实际是劣等犹太人。“如果你想要投票给民主党,”特朗普第二天公开宣布,“那么你对犹太人和以色列都非常不忠诚。”

形势正在失控。赋予部分选民“好犹太人”——或者,“好基督徒”、“好穆斯林”的称号不应成为美国总统工作的一部分。如果这样的头衔被专门留给白宫的政治盟友就更加令人恶心。同样令人不安的是,无论共和党和民主党往往都只在反对对方主张时才谴责反犹主义,从而暴露出他们自己在面对一场由来已久的瘟疫时的丑恶嘴脸。

犹太教武器化正在削弱美国、以色列和犹太人。它正在瓦解将美国融合在一起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合众为一”——并导致美国不可能赢得国际伙伴的信任。它危及到美国两党对以色列至关重要的支持,损害了这个犹太国家的安全与繁荣。这样做还在犹太人中间挑起隔离和纷争。

一位首席拉比并不符合美国的需求。

https://prosyn.org/qc0xDgJ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