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e President Mike Pence (3rd L) and his wife Karen Pence, Senate Majority Leader Mitch McConnell (R-KY) (L) and Speaker of the House Paul Ryan Alex Wong/Getty Images

共和党的毁灭

发自伯克利——自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已是一年半了,所以现在也是时候让美国人缓过气来,思考一下本国分崩离析的政治体系。

虽然一大堆政策失误似乎正在逼近,但美国目前尚未爆发任何重大灾难。但是这个国家其实正在遭受一场凌迟,特朗普在任时间越长,国家就会变得越发贫穷和虚弱。

这在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咎于共和党人,因为他们出于某些至今依然难以理解的原因而站到了特朗普一边。特朗普以超过6000万张选票当选——比对手希拉里要少300万票。但他得到了众多共和党官员,政策顾问和活跃分子的公开支持,而这些人都知道希拉里当总统给该国带来的风险更低。

那他们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最有说服力的假设——就像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和前《纽约时报》主编迪恩·巴克(Dean Baquet)所指出的那样——是他们忽视了那些并未低估特朗普获胜风险的民意调查结果。主流共和党人觉得自己反对希拉里不会有什么损失,兴许还能有所斩获,因为他们已经从理查德·尼克松和罗纳德·里根的经历中尝到过甜头了。

值得记住的是,1964年时尼克松表态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巴里·戈德沃特(Barry Goldwater),而其他共和党人,比如时任密歇根州州长的乔治·罗姆尼(George Romney)则另有人选。尼克松随后在1968年击败了那些因反对戈德沃特而疏远了本党活跃选民基础的竞争者,一跃成为该党总统候选人。

同样,罗纳德·里根也苦撑尼克松到了最后一刻,即使对后者的弹劾已是迫在眉睫,而田纳西州参议员霍华德·贝克(Howard Baker)等一批共和党人则认为尼克松必须下台。里根也因此在1980年晋身该党总统候选人,把那些跟本党活跃支持者脱节的共和党人抛在了身后。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到了2016年,那些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很可能认为这是自己不费力气提升党内地位的便宜路径。只不过他们没想到此人真的会成为总统,既然已成事实,也只好硬着头皮去面对。如今共和党的普通选民们都把自己看作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而非共和党人,因此该党的领导层也必须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了。

其中一些人有些已经做出了选择。共和党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就宣布将在本届任期结束后退休。鉴于他在未来某个时候参选总统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他实际上已经放弃了这个美国政府最重要的职位之一,任由他的国家被一个心智不全且不够格的窃国者所统治。瑞恩也不是一个特例:截止发稿时共有43位共和党众议员决定不在11月份竞逐连任。

无论共和党变成什么样,美国人民都有权力去在地方层面去减少特朗普国内政策所造成的破坏。这正是加利福尼亚州和其他民主党统治(“蓝色”)州的应对措施——迄今为之也取得了巨大成功。

但在肯塔基、阿拉巴马、密西西比、内布拉斯加州等其他共和党治下的“红色”州,共和党的选民基础则继续遭到随意愚弄。爱荷华州和其他中部地区的农民在2016年倾全力特朗普,结果却发现在总统眼中在他们只不过是计划对中国(也许还有墨西哥)发起的贸易战中可以牺牲的棋子而已。人们应该为这些选民感到难过,但不应该继续纵容那些为支持特朗普而不惜欺骗民众的共和党政客。

那我们可以做些什么?首先我们必须教育选民,并持续关注那些违反他们利益的政策。坐等事情变成一种常态不应是一种选择。指出特朗普政策的愚蠢和破坏性,并尽可能立即扭转局面,应该是我们每天要做的事情。

除此之外,美国人应该试图说服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现在是引用第25修正案第4款的时候了——该条款允许当副总统和行政各部长官的多数在认定总统不能够履行总统职务的权力和责任时将其赶下台。

公众也应该对拥有福克斯新闻网的21世纪福克斯联合主席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及其子拉克兰·默多克(Lachlan Murdoch)施加压力。许多特朗普的政策决定和推文都会追随那些他最喜欢的福克斯新闻评论员在某时某刻发表的言论。然而,从长远来看,财阀们往往会沦为窃国者口中的猎物。如果默多克父子真的关心自己的长期福祉,最好的举措或许就是借助手中的媒体网络告诉总统:“你已经尽力了,但你现在很疲倦,工作显然也不太开心,那为什么不干脆收手,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去打打高尔夫球什么的?“

最后,共和党人应该明白这是他们党的“皮特·威尔逊(Pete Wilson)”时刻。此人是加利福尼亚州的前共和党州长,他在上世纪90年代将将拉丁裔污蔑成一种威胁,导致自己的党派永远沦落为该州的少数派。如今加利福尼亚州的大批拉丁裔人口——其中包括许多持社会保守派立场的虔诚教会人士——都与共和党人划清了界限。(许多居住在该州的老年白人也是如此,因为即便他们都对此感到尴尬。)
特朗普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对共和党做出和威尔逊在加利福尼亚州一样的破坏效应。因此可能会在11月份面临众议院和参议院双重失利的该党领导人需要采取行动,以免为时已晚。

http://prosyn.org/7hLsdog/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