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纸老虎特朗普

伯克利—特朗普在美国总统选战期间关于中国的评论无论如何无法让人们对他当选后的中美关系抱有多高的希望。特朗普抨击中国“抢走了我们的就业岗位”,还“从我们的知识产权中[偷走了]数千亿美元。”他一再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登峰造极的批评发生在去年5月,特朗普警告他的追随者,“我们不能在让中国蹂躏我们的国家了。这就是他们在做的勾当。中国是历史上最大的窃贼。”

从如此煽动性的言辞看,不难理解许多人对于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举行的峰会感到万分担忧。不难想象可能出现拒绝握手或拿出一张账单这样的情景,一如特朗普据报道对德国总理默克尔做的那样(白宫否认了这则报道)。

相反,特朗普给了习近平相当大的尊重。一种解释是他要面对的主要矛盾是美国即将对叙利亚进行的导弹打击。另一个解释是,如果你拥有一艘航空母舰,3,000架军用飞机和160万地面部队,那么你就比较容易赢得特朗普的尊重。

但最佳解释显然是美国太过依赖中国,不管是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以至于像特朗普那样的丝毫不顾外交礼节的总统,也不敢贸然挑起衅端。

经济上,美国和中国通过全球供应链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不容切断。美国公司不仅要和中国进口品竞争,也严重依赖这些进口品。塔吉特(Target)和沃尔玛等零售商需要依靠中国进口品来填满货架。苹果等电子公司需要依赖中国的工人组装产品。而美国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这些进口品转包给其他国家的概念只是痴人说梦。简言之,尽管特朗普一再强调中国卖给美国的东西比美国卖给中国更多,但用发动贸易战的方式纠正这一所谓的失衡对美国来说仍然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而如果要说哪个选民群体是特朗普一贯愿意聆听的话,那就是企业。如果美国对中国采取严厉贸易制裁,将导致股价暴跌,这对于一位用股市点位衡量其经济政策成功与否的总统来说是一个警惕。1930年的史穆特-霍利(Smoot-Hawley)关税没有引起大崩盘,更没有引起大萧条。但这项关税以及外国对此采取的报复行动令股市形势雪上加霜,这显然不是好事。

政治上,美国也不敢与中国爆发严重冲突,因为朝鲜的挑衅和特朗普的鲁莽反应导致朝鲜半岛危机日益显现。除了故作姿态,特朗普将被迫承认动武不是一个选项。对朝鲜核设施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很有可能无法成功,而大规模进攻将引发朝鲜对韩国发动灾难性的报复行动。

唯一可行的战略是加紧制裁和施加政治压力,迫使朝鲜回归谈判桌。而唯一有能力加紧制裁和施加有效政治压力的行动方正是中国,它的示好是美国目前认为的关键。

特朗普对华态度的急剧变化与其取消奥巴马医保、改革税法、组织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和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拨乱反正”是一以贯之的。在上述政策的每一项中,他的花言巧语的竞选口号都碰上了实际政策制定的硬现实。

在所有这些领域,特朗普都领教到了让奥巴马政府之所以要如此行动的约束。和奥巴马一样,一位变化的代理人正在转身为延续的代理人。

对于中国,美国有一些合理的经济怨气——比如中国对待美国知识产权和美国牛肉和谷物出口的方式。但裁定这些争议的合适场合是世界贸易组织。特朗普政府——和奥巴马政府一样——最终还是要走这条路。

特朗普政府可以给中国贴上货币操纵国的标签,谴责它让人民币汇率保持人为的低位。特朗普可以在现在或在今年晚些时候这么做。但这一指控与事实是矛盾的:人民币目前估值公允,中国实际上一直在干预市场支持人民币汇率,而不是让它进一步贬值。但在华盛顿,事实不再是本来的事实。挑选中国来充当货币操纵国对于任何一位像特朗普这样重视象征意义的总统来说都仍然颇有诱惑力。

但这样没有什么用。美国太依赖中国的合作,不敢去冒过度对抗中国领导人的险。给中国打上货币操纵国的标签相当于向叙利亚的偏远空军基地发生59枚巡航导弹的政策的经济版。它会带来巨大的喧嚣,但什么都代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