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贸易战等于对穷人宣战

布拉格—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钢铁关税让贸易战更加接近现实。欧盟警告它“有的是反击办法,”而中国威胁“采取合理必要的应对措施”。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经济学家、政客和公众人物都表达了对以牙还牙式贸易壁垒的担忧。但对于潜在的破坏,怎么高估都不过分。自由贸易的新障碍不但把我们引向错误的方向;也威胁到改变全世界数十亿最贫困人群的生活、实现每年数万亿美元收益的机会。

合理地说,自由贸易确实有其成本。当今政治领导人所表达的许多情绪——其中很多与20世纪90年代的反贸易示威的根本原因异曲同工——反映了一个事实:每一份贸易协议都会令一些人失去工作,而其中一些失业者无法找到其他工作。

负面影响常常集中在某些特定行业和地区(如身为美国历史工业区的锈带),这些行业和地区的制造业比其他国家成本更高,效率更低。一项研究表明,如果这些成本累加起来,将抵消贸易总收益的五分之一强。

但是,我们固然需要将这个问题考虑在内,但它只是更大的大局的一部分。最能说明自由贸易的好处的莫过于市场和商店。不管是内罗毕、上海、匹兹堡、里斯本还是墨尔本,消费者都能够获得比单靠本国生产更多样、更廉价的商品。

这些廉价进口品缓和了通胀压力。在美国,据估计来自低成本生产国(如中国)的进口品每占据1%的市场份额,价格就会下降2%。

而商品变得便宜意味着我们的资金可以走的更远。据2015年白宫报告,如果没有自由贸易,中产阶级美国人要多花30%的钱。这一购买力的提升对于美国最贫穷的十分之一消费者更加显著,自由贸易让他们能够多买60%的东西。美国工作阶级——特朗普承诺贸易壁垒对他们有利——将成为贸易战实际上受创最大的群体。

但自由贸易的好处远不止于我们能够购买更廉价的电器和食品。全球而言,自由贸易是当之无愧的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发展工具。更自由的跨境贸易能降低收入不平等。比如,2015年白宫报告发现关税下调十个百分点能让男女收入差距缩小一个百分点,降低关税还能缩小因种族和移民导致的工资差距。

此外,加大贸易开放程度与婴儿死亡率下降和预期寿命提高密切相关,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由贸易让工人向更有效率的行业转移,产生更高的工资,提高基础设施投资,增加经济活力。最有力的是,自由贸易能够支持经济增长,这意味着数百万更多的人摆脱贫困。

有人担心经济增长的收益都集中到了一小撮寡头手中。但针对所有关于不平等性的评论和关于增长的收益没有得到“分享”的担忧,世界银行的研究表明当经济增长时,贫穷家庭的收入增长与总体收入增长呈正比。

近期历史证明了经济向更自由的贸易开放的好处。令人振奋的是,在过去20年中,世界人口中生活在极端贫困状态下的比例下降了近一半。牛津大学经济学家马克斯·罗瑟(Max Roser)指出,在过去25年中,报纸每天都可以发布《自昨天以来,极端贫困人口减少137,000人》的标题。

简言之,自由贸易自由贸易给地球带来的好处胜于其他任何一项政策、计划和项目。因此,最近的事件的真正悲剧是世界正在远离一个更自由、更繁荣的未来。

我所供职的智库哥本哈根共识中心(Copenhagen Consensus)所进行的研究表明,完成全球自由贸易谈判多哈回合——几年前,这仍然是可以实现的目标,但如今已经几乎不可想象——能够在15年中让贫困人口减少1.45亿,让世界增加11万亿美元财富。这些财富中的五分之三将流向发展中国家,相当于到2030年每年每人增加1,000美元财富。即使这些收益中有两成因为再分配成本而损失,人类仍能增加9万亿美元新财富。

因此,政府应该竭尽全力增加投入,通过就业培训和过渡性社会福利帮助自由贸易协议的输家。但因为价值2万亿美元的损失而忽视9万亿美元的收益实在愚不可及。

1824年,英国历史学家托马斯·麦考莱(Thomas B. Macaulay)观察到,“自由贸易——政府能够给予人民的最大福祉——几乎在所有国家都不受欢迎。”自1820年以来,全球贫困率从94%下降到不到10%——主要是自由贸易的功劳。但即使在今天,抱怨自由贸易仍然十分流行,以至于特朗普政府借此打压可能的最佳发展政策。这必须阻止。决不能允许因为贸易而导致的相对较小、可以得到弥补的损失压倒自由贸易所带来的巨大的收益。

http://prosyn.org/DVLEFFM/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