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虎妈还是象妈?

发自墨尔本——许多年前,当我和太太开车载着三个年幼的女儿出行时,其中一个突然问了一句:“爸爸妈妈你们是希望我们聪明一点呢,还是快乐一点呢?”

这一幕在上月我读到蔡美儿(Amy Chua)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的文章《中国妈妈为何更卓越》时又浮现在了脑海。这篇为她的新书《虎妈战歌》做宣传的文章一经发表就掀起了轩然大波,读者在华尔街日报网站上发表了4000多篇评论,Facebook上的回帖更是高达10万。而该书也立刻跻身于畅销书之列。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按照蔡美儿的理论,中国孩子之所以比美国孩子更成功,是因为他们背后都有一位“虎妈”,而西方母亲相比之下只能算是小猫,甚至什么都不是。蔡美儿从不允许她的两个女儿索菲亚和路易斯看电视,打游戏,在同学家过夜或者参与学校活动,而是让她们每日苦练钢琴或小提琴。而这都是为了能让她们在除体操和戏剧之外的所有科目中名列前茅。

蔡美儿指出,中国妈妈相信孩子一旦度过了学步阶段就该受到父母的严格要求,稍有懈怠就应直截了当地提出批评。(她还认识一些采取同样做法的韩国、印度、牙买加,爱尔兰和加纳妈妈,而有些华裔母亲则不以为然)。对此孩子也应当有足够的自我承受能力去满足这些要求。

但与丈夫同为耶鲁大学法学教授的蔡美儿却生活在美国社会里,那里的人们认为孩子的自尊心极端脆弱,甚至为了不伤害这些幼小的心灵,球队会给每一个队员都颁发“最有价值球员”奖章,也无怪乎许多美国人对她那套方法如此深恶痛绝了。

评估虎妈理论的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无法将这个手段与父母传给儿女的基因分割开来。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优等生,而你们夫妇俩又是顶尖学府教授的话,那么这种方式确实大有裨益。除此之外就算虎妈如何严格管教,也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成为班上头名的(除非把每个学生都选为“全班第一”)。

虎妈式管教的目的在于挖掘出孩子的最大潜能,因此也似乎偏向于“聪明/快乐”选项的“聪明”一侧。而这也是撰写博客回应蔡美儿文章的Betty Ming Liu的观点:“蔡美儿式的家长就是我这样的华裔美国人接受心理治疗的原因”。

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心理学教授司徒永振(Stanley Sue)研究了亚裔美国妇女中尤其多发的自杀行为(其他族裔中男性自杀数目高于女性)。他认为家庭压力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对此蔡美儿可以回应说要取得极高的成就自然需要更多的牺牲,而实现这一点的唯一方法就是苦练。这或许有她的道理,但孩子们难道就不能被鼓励去做一些本身就有价值的事情,而只能在被父母批评的恐惧中被迫行事?

我同意蔡美儿的一个观点:不愿告诉孩子该干什么的做法是会犯错误的。我的其中一个女儿如今已是几个孩子的妈妈,也跟我说了几件令人惊讶的育儿见闻:她某个朋友的女儿接连换了3个幼儿园,仅仅是因为孩子不喜欢去。另外一对夫妇则相信“自主学习”,以致他们自己晚上11点上床休息,留下5岁的女儿连续看了9个小时的芭比娃娃电视。

或许虎妈式管教是对上述放任纵容的有效平衡,但这两种极端做法都会产生副作用。蔡美儿的焦点全部固定在家中的独自练习,不鼓励参加任何集体活动或者其他活动,不管是学校还是社区范围内的。她似乎认为学校活动就是浪费时间,不如花时间去学习或者练琴。

但参加学校戏剧表演这类的活动其实是在为集体利益做贡献。如果好苗子都跑掉了,那么活动的质量自会下降,不但对剩下的参与者没有好处,连观众都索然无味。反过来那些被家长禁止参加此类活动的孩子则会失去发展社交技能的机会——而这种技能是极为重要且有价值的,只能去练习那些蔡美儿认为有用的东西。

我们应当将自己的孩子塑造成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既关注自身也不忘关心他人。这种培养孩子的方式并非与快乐无关:大量的证据显示那些慷慨友善的人对自己的生活更加满意。同时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培养目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自然界的老虎独来独往,那些带着幼兽的雌虎尤其如此。但我们人类则是大象一类的社会动物。母象不仅关心自己的后代,还一同保护和照顾的象群中的所有小象,俨然是在操办一个幼儿园。

如果每个人都只盯着自己的利益,那我们就将面临集体性危机——看看当今应对全球气候问题时的乱象就知道了。可见在养育孩子的问题上,我们需要少一点虎妈,多一点象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