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临时大选是个“坑”

伦敦—保守党在英国的临时大选中失去了议会多数地位,这证明政治专家、民调机构和其他预言家再次失算。而再一次,人们拿出各种理由解释几乎没人预料到的结果。

比如,很多人指出,保守党首相梅竞选不力,而民调机构的模型低估了年轻选民的投票率。与此同时,反对党工党党首科尔宾(Jeremy Corbyn)成功地表现出有能力和有自信。但这些解释也许都没有切中要害,因为他们狭隘地关注竞选如何展开。

更好的解释来自心理学。如果专家花点精力关注关于临时选举的心理学的众所周知的理论,就可以预见到英国选举的结果。据纽约大学政治学家阿来斯塔尔·史密斯(Alastair Smith,他考察了1945年以来的英国大选民调数据和结果)的研究,首相提前举行选举的决定常常适得其反。

梅提前三年举行了大选,这似乎是一个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严重失策。她认定她在宣布举行大选时的群众支持率能够转化为实际的选票。

前英国首相威尔逊在1970年5月也犯下了同样的错误,他试图利用工党的支持率。在随后的选战期间,工党支持率暴跌,保守党最终赢得630个议席中的330个。

类似地,1997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决定提前举行议会选举,结果左翼反对党赢得了巨大的优势。1998年,澳大利亚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在2003年的一篇发表于《英国政治学期刊》(British Journal of Political Science)的论文中,史密斯指出,群众对要求提前举行大选的领导人的支持总是会在选举前夕逐渐消失。他的分析表明,领导人在要求提前举行大选时越是受欢迎,他在选战期间失去支持的可能性越大。

4月份,当梅要求举行临时大选时,她的民调支持率非常高,以至于她和保守党认为可以赢得一边倒的胜利。但正如史密斯所指出的,提前大选就像是一场心理学扑克游戏,选民常常识破领导人的虚张声势。

梅认为她手握一手好牌,因为她对于国家的未来前景拥有比一般选民更多的信息。作为首相,她充分了解英国近期总体经济状况和英国与欧盟的退欧谈判的可能结果。

当时,正如史密斯的理论所表明的,梅举行提前大选的决定将自己的手牌暴露给了选民,选民可能怀疑她利用她的信息优势巩固自己的政治地位。为了说明这一点,史密斯用了撒切尔夫人作为例子,她在选举扑克游戏中所采取的策略与梅正好相反。

1982年,刚刚在福克兰群岛战争中获胜的撒切尔的支持率达到了巅峰。尽管她没有要求在1984年5月之前举行大选,仍然令人信服地将巨大的支持率转化为又一个五年任期。1982年个公共民调表明,撒切尔如果在当年要求举行大选,将几乎��定获胜。相反,她选择了等待,尽管未来政策失败有可能影响到她的支持率。

撒切尔如何评估这一风险取决于她本人对未来一年的预期。如果她确信她有非常有效的手段应对可能出现的问题,那么等待大选按时到来就没有什么风险。另一方面,入股撒切尔对它的政策不那么自信,她就有更大的激励兑现她的支持率,即要求举行临时选举,以免胜算随时间消失。

撒切尔最终在1983年6月要求举行大选。后来,再他们的传记中,和她的财政大臣尼格尔·劳森(Nigel Lawson)解释道,她们对大选时机的选择受到了对来年通胀的担忧的影响。通过提前一年举行大选,他们避免了通胀恶化削弱保守党支持率的情况。

要害是大选的时机可能揭示在任者对未来表现的预期。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胜任的政府在准备选举前会等待更长时间,而感到不安的领导人会试图在支持率高企时利用这一机会。

根据史密斯的理论,一切要求举行临时选举的领导人都应该准备接受他的支持率下降的情况,就像英国刚刚发生的那样。梅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比其他人所预期的更加不自信的领导人。她领导了一次令人失望的选战,她的“强大而稳定的领导力”的口号沦为一句空话。但她的耻辱性失败在选战开始前就应该被预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