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富人更健康

杜伦—1842年,英国社会改革家查德威克(Edwin Chadwick)的文章披露,最穷社会阶层和上流人士之间存在30年的寿命预期差。如今,英国最丰裕地区的人民(如肯辛顿和切尔西)期望寿命比最贫穷城市(比如格拉斯哥)高14岁。

如此不平等性在所有发达国家或多或少地存在。贫穷阶层的生活在美国新自由主义制度下尤其悲惨,在某些美国城市(比如新奥尔良),预期寿命差距可达25年。

理解并减少这一健康不平等性仍是全世界面临的主要公共政策挑战。这不仅是个道德问题;健康不平等性导致了严重的经济成本。但这一不平等性的原因是复杂的,仍有待争议,解决方案也难以出台。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I3vzXbB/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