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众志成城  抗击疟疾

伦敦——

日本海啸,海地地震,以及卡特里娜飓风是人类近来遭受的最为严重的几起自然灾害。这些自然灾害以其惊人的破坏力夺去了数以万计的罹难者的生命,摧毁了很多重要的基础建筑,阻碍了经济的正常发展。在自然灾害面前,任何受灾国家都是平等的,而更令我们震撼的是这些受灾国家在应对灾难时所表现出的一致性。全球范围援助则如泉涌一般到达受灾地区,而这便是人类本性向善的有力佐证。

2016 Olympics

The Governance Games

Why have so many governance institutions, from the Olympics to the EU, fallen into disrepute? Barry Eichengreen, Carmen Reinhart, Javier Solana, and others address the world’s widening crisis of legitimacy.

世界各国纷纷对身陷水深火热之中的人民伸出援手,表面上这似乎是人类内心深处道德的呼唤。但却也反映出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如果一个危机仅是缓慢地侵蚀着人类的生命健康,而并非像上述自然灾害突然间带给人类巨大的损失,那么这种危机便很难引起如此大范围的关注度。

疟疾便是对人类健康极具威胁的危机之一,每年夺去800,000人的生命,主要是一些非洲儿童。逆转疟疾合作伙伴机构的数据显示,每天都有2000个儿童死于疟疾感染。一场自然灾害带给的人类的破坏可以用相机记录下来,然而,没有任何照片能形象地表现出疟疾到底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尽管同自然灾害一样,疟疾也夺去了无数人的性命,但由于没有密集图像报道来加深印象,疟疾的受害者很容易被人们抛之脑后。

由疟疾造成的死亡实质上只是一个道德问题。这就是为什么联合国,世界银行,世界资金,托尼布莱尔信念基金会,非洲各国首脑,以其世界上其他政府,机构,个人将控制疟疾视为当下义不容辞的行为。

2008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宣布确保在2010年末实现对于受疟疾威胁的地区实行普遍的疟疾控制干预政策,从而最终在2015年达到疟疾“零”死亡。

自该目标设立以来,对于疟疾的控制已经取得极大的进步。人们得以从死神的手中挽救成千上万的生命。国际社会如今正在进一步加大努力程度,以期实现2015年里程碑似的终极目标。三年前,三十亿美元的新增资金投入了控制疟疾的活动之中。那时,蚊帐和灭蚊剂仅仅能够为保护少于20%的人,而如今大概有多于90%受疟疾威胁的人得到了有力保护。

而这些成就正是源于那些领导,机构以及个人长期的坚持与担当。对于他们而言,分担控制疟疾的重任不仅仅是权力,而更是一份义务。

非洲领导人防治疟疾联盟在预防和控制疟疾方面所展现出的道德感,使命感堪称典范。该组织成立于2009年联合国大会期间,由坦桑尼亚总统贾卡亚·基奎特领导,并得到非洲联盟的支持。该组织将终止和控制疟疾的传播分别纳入政府的倡导以及职责范围之内。

21世纪仍有儿童死于蚊虫叮咬这一事实的确让人难以接受。 非洲领导防治疟疾联盟深知只有勇于承担,充分发挥主人翁精神,才能确保近来取得进步能够继续稳步发展。而他们也已经采取了一些具体的措施,例如,免除针对于疟疾控制干涉行为��关税(诸如此类,可能会增加救助成本的额外金额),并通过批量购买供给物以减少成本。

而最为切中要害的一点也许便是一个颇具重新意义的“记分卡”—— 用以记录抗击疟疾的进程。同时在“记分卡”上用“小旗子”标记出迈向关键性一步前存在的问题。而这个“记分卡”则开诚布公,任人监督。

然而,非洲政治领袖对于保护其公民负根本责任,信念委员会也应承担其自身的重任。托尼布莱尔信念基金会正在进行一次全球范围的活动,即,信念行动,呼吁更多的人加入到信念组织,携手防止疟疾传播。来自全球106个国家,不同宗教信仰的人都相应了这个号召。

尽管准确的数据难以统计,但是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估算,信念组织平均为撒哈拉以南非洲提供了40%左右的健康医疗保障服务。

信念组织在实际工作中所具有的优势便是其宽泛的覆盖面,基础建筑,以及声望卓著的领导人物,从而得以传递健康的信息。很多情况下,他们能够到达一些道路不便的偏远地区。当资源充沛时,信念基金会的领导则会采取整体全面的方法来对付重大的致命疾病,并利用广泛的覆盖面来预防和斗争传染病。

尼日利亚,占据着非洲疟疾死亡人数的四分之一,尼日利亚国际信念行动联合委员会能够训练宗教领袖来传递健康信息,鼓励人们与疟疾斗争,以及如何正确使用蚊帐,其结果也行之有效。该行为分别得到苏丹索科托(Sultan of Sokto),阿布巴卡尔三世(Sa’ad Abubakar III),尼日利亚最大的穆斯林教,以及约翰. 奥聂耶堪(John Oneiyekan)天主教大主教的支持。而该组织有专门的一个办公室以及队伍来协助这个项目。一旦成功,其影响则会极其深远,而受益者也不知局限在尼日利亚一国。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比如,塞拉利昂,人口稀少,和睦的穆斯林及基督宗教关系,自内战破坏其医疗保障体系以来,一直期望改善其医疗保障体系,并一致与英国保持良好,稳固的合作关系。托尼.布莱尔信念基金会当下正在与该国的宗教领袖以及国际信念基金联盟就与卫生部合作展开磋商。该行动将会有利于政府对于健康信息的传播,介绍如何正确使用蚊帐,如何利用健康资产和信念组织的广阔覆盖网。

如今我们已经耽搁不起了时间用以忽视疟疾的存在并且取得一些重要的进步。由于国外资金援助长久以来一致在削减,我们必须铭记疟疾是一种“自然灾害”,这种灾害每天都会很行在很多地区。对于地震,海啸,飓风之类的灾害,我们的确无能为力的事情;但是对于疟疾我们还是能够大有作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