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一线的自由主义

马德里——在整个后二战全球秩序遭唐纳德·特朗普这位新晋总统质疑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几个月后,地缘政治现状似乎已重新成为主流。但现在绝不是得意洋洋的时候:自由世界秩序离安全还有很大距离。

可以肯定,新出现的进展令人鼓舞。特朗普的首席策略师,曾经担任布莱巴特新闻执行主席职务的史蒂夫·班农似乎正逐渐丧失影响力,甚至可能正逐渐淡出。曾几何时被边缘化的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现在成为特朗普最亲密的内阁成员。广受尊敬的麦克马斯特取代了令人怀疑的迈克尔·弗林任国家安全顾问。看起来成年人正在重新掌权。

新出台的政策反映了这种改变。特朗普政府可能已经认识到自己无法采取完全与世隔绝的外交政策。特朗普政府示范性地(但并未造成损害)使用巡航导弹攻击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针对本国民众的令人蔑视的化武袭击是直接模仿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所做出的决策。

此外,很大程度上由于对朝鲜核问题的共同关注,特朗普对中国的攻击性说法也已经让位于更为合作的态度。俄罗斯重新扮演了(至少在公开场合)被西方嫌恶的传统角色,而作为西方自由主义安全基石的北约则非同寻常地从逐渐过时的状态中迅速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