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贫民窟狗的奥斯卡奖

新德里——好莱坞一年一度的成功电影庆典(奥斯卡颁奖仪式)上通常都不会有值得印度人期待的东西。过去50年来只有两部印度电影获得过最佳外语片奖的提名,但却都与获奖失之交臂。

因此印度人就转而从有关印度的“主流”电影获奖中寻找乐趣——比如1983年理查德·阿藤伯勒获七项奥斯卡奖的影片《甘地》,还有印度裔费城人奈特·沙马兰编剧并执导的《灵异第六感》的成功故事。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今年,印度的注意力被本季杀出的黑马 《贫民窟狗的百万富翁》 所牢牢吸引——这部以印度为背景、描写印度人物、启用印度裔演员、诠释印度主题的电影——获得了十项奥斯卡奖提名。事实上,有史以来第一次,印度公民能够有幸参与两尊金像的角逐——它们是最佳电影歌曲和A·R·罗曼的最佳电影配乐两个奖项。

西方人拍摄的关于印度的电影鲜有哪部值得一提,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宣扬无知种族主义的 《印第安纳琼斯》和《魔宫传奇》 到大卫·里恩虽然善意但却有奉承之虞的 《印度之行》, 影片中面孔黝黑的亚历克·吉尼斯嗓音中满是谄媚与柔和。可是多数印度人却把 《贫民窟狗的百万富翁》 看作一个特例。

由英格兰的丹尼·博伊尔( 《迷幻列车》 )执导、根据印度外交官维卡斯·史瓦卢普的小说 《疑问与答案》 改编的这部电影以一个贫民窟孩子的故事,俘虏了全世界观众和影评家的心。这个孩子在呼叫中心当茶童,在一场类似于 《谁想成为百万富翁》 的电视问答秀中获胜。 《贫民窟狗的百万富翁》 所表现出来的刺激性、冲击力、世俗的生动和勇敢在某种意义上只能被称之为狄更斯式,它以生动、同情和全方位卓尔不群的电影语汇,生动地描绘了现代孟买阴暗的底层生活。

因为是在印度,这部影片——虽然在西方放映了几个月之后,刚刚开始在印度的影院发行——也已经引发了争议。抗议主要是贫民区居民针对电影的片名:编剧杜撰的“贫民窟狗”这个词冒犯了很多人,许多抗议者高举大标语抗议,“我们不是狗。”(令印度自由人士沮丧的是,一位法官居然受理了控告电影制作班底的起诉,但很难相信这个案子真的能够进行下去。)

不出人所料的是,这部影片对印度贫困和贫民窟生活热辣真实的描写招致了很多人的诋毁。 《贫民窟狗的百万富翁》 影片中的多数镜头是在孟买(同时也是亚洲)最大的贫民窟达拉维用手持式数码摄像机摄制,摄制过程中并没有躲避小山似的垃圾堆、粪坑和污水四溢的阴沟。影片中有的镜头甚至涉及到人体排泄物,在令人作呕的同时又让人感觉妙趣横生。

但影片又不是对贫困生活的淫秽描写。影片诚实而有尊严地反映了贫民窟的生活,其中的 生活乐趣 完全超越了脏乱环境的束缚。很容易理解为什么这部影片能对国际影迷构成像 《欢乐之城》 这样苍白的影片所无法比拟的吸引。后者是以加尔各答的贫民窟为背景拍摄的一部影片。

还有人抗议说这部影片将印度人描绘得阴险、无耻、残忍,而影片中唯一有同情心的人是一对给了主人公一点钱的白人旅游者。这或许可以反映出博伊尔对于人性的某种看法,但绝大多数印度人知道他们生活的世界基本上不存在凌驾于生活之上的英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印度人已经学会了以宽容的眼光去看待人类,也就是说接受大多数人并不完美的现实。而这部影片的主人公由十多岁的英籍印度裔演员戴夫·帕特尔担纲,他脸上的表情既强烈又丰富,但同时充满了真实,是你所能期望找到的最真挚的主人公。

因此,如果 《贫民窟狗的百万富翁》 继夺得四项金球奖和美国演员工会奖、以及七项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BAFTA)(英国的奥斯卡奖)之后又一举摘得一项或三项奥斯卡金像奖,那么绝大多数印度人一定要大肆庆祝。而如果将超出预期的部分利润捐献给作为这部电影摄制地点的贫民窟,那么抗议的声浪很可能会逐渐消失。归根结底,他们所期望的不过是分享这份荣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