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拯救欧洲的迁徙自由

慕尼黑—据YouGov在英国欧盟成员资格公投当天进行的民调数据,移民是“脱欧”支持者认为的最重要的问题,仅次于对独立本身的普遍偏好。但认为脱欧阵营仇外的人误解了问题的性质。拜联邦(Commonwealth)政体所赐,英国是世界上心态最开放的国家之一。指责全体英国人民都仇外是荒谬的。

在现实中,公投的结果反映了对欧盟的设计的合理批评。欧盟的设计主要基于向外部世界开放边境以及自由迁徙和所谓的内部包容原则的结合。欧盟应该将此次英国的失去信心公投视为一次从根本上改变其移民规则的机会。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英国前首相卡梅伦要求在限制欧盟公民自由迁徙的问题上获得更多让步,这是正确的。而从自身利益出发,欧盟现在也应该实施卡梅伦所要求的措施:延迟欧盟移民工人进入东道国福利体系的时间。如果欧盟不取消当前的福利诱惑,就会分崩离析,因为移民问题对于欧盟大部分地区的人民来说是最重要的问题。否认这一点的政党将自取灭亡。

根本问题是一个棘手的三重困境。欧盟的以下目标不可能同时满足:内部迁徙自由、福利国家和让移民融入东道国福利体系。

今天,一位迁徙到另一个欧盟国家的欧盟公民很快就能纳入社会福利体系。没有工作能力的人最多只需要五年就可以完整地获得税收融资的福利。早先是否能够获得福利是一个国际法问题,在某些情况下是一个司法管辖权问题。

在德国,据联邦社会法院的一项裁决,寻求就业但没有找到任何工作的欧盟公民立刻可以获得哈茨IV(Hratz IV,失业和福利)保障、免费的医疗保险和适当住房资金。他们的所有孩子都能获得儿童福利,即使他们仍然生活在母国,由祖父母照顾。自由职业者立刻就可以获得补充性哈茨IV保障、住房津贴和儿童福利(有五个孩子的家庭每月可获1,010欧元,远高于保加利亚或罗马尼亚的平均工人净工资。)

如果不做出改变,国家福利体系准入规则将动摇欧盟福利国家,因为最慷慨的国家将越来越多地承担贫困移民的负担。穷人竞相涌入的较发达福利国家将陷入一场毁灭性的威慑竞争(deterrence competition),本地人口将涌上街头捍卫“他们的”福利。

要想阻止这一结果,要么限制自由迁徙,要么限制包容原则。因此,欧盟必须承认,在福利国家的质量、自由迁徙和包容之间存在一个权衡,并且它必须决定牺牲哪一个。

最佳选择是限制欧盟移民的包容原则,因为缩减福利国家的规模和范畴将导致社会动荡。而限制迁徙意味着违反欧盟的一项基本自由。

限制包容原则不应该成为问题,因为所有欧盟国家都满足欧盟既成法规(Acquis Communautaire)要求并保证最低限度的社会保护。因此,在不劳而获的福利——在新国家定居的前几年所获得的税收和缴纳金融资的福利——问题上,包容原则应该让位给母国原则。在东道国,移民将只获得与采取成本相关的保险金制度的保险体系中所赚得(earned)的福利。

此外,欧盟需要关闭其外部边境。其劳动力市场、基础设施、法律制度和福利都是宝贵的俱乐部商品(club goods),不容来自世界各地的随机经济移民消费。认为自由社会必须开放边境的人不明白保护产权乃是自由的前提。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尽管如此,授予受政治迫害者避难权并将他们纳入福利体系仍是一个人道主义使命。但将归为此类的极少数人(在德国,他们进展被处理请求的0.7%)与经济移民区别开来需要建立申请制度和接待处(如有必要),在欧盟边境外作出决定。

只注意到英国脱欧阵营的某些角落所发出的愤怒的民族主义言论的人没有看到更大的事实。除非欧盟放弃包容原则,否则这一言论将更加激烈——并且必然会导致更多的脱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