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gaspard1_SEYLLOUAFP AFP via Getty Images_senegalpresidentsword Seyllou/AFP via Getty Images

非洲文化恢复为什么重要

纽约—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最近在达喀尔总统府向塞内加尔总统麦基·萨勒赠送了一把古董军刀。但这并不是礼物。军刀被窃一个多世纪后,终于要返回自己的国家。

返还一件具有深刻历史、精神和文化意义的物品看上去可能不过是一种象征性的殖民补救。但此次仪式却截然不同,因为它不仅仅关乎一件单一的实物。事实上,这是西方承认殖民主义所造成文化破坏的一个分水岭式的时刻。

这把军刀属于图库鲁尔帝国的创始人埃尔·哈吉·奥马尔·塔尔,曾几何时,这个帝国从今天的塞内加尔一直延伸到马里和几内亚。塔尔曾经是一位备受尊敬的宗教领袖及反殖民抵抗战士。他的武器,以及其他几万件被掠夺的非洲文化遗产,自19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掌握在法国手中。在法国博物馆展出的这把军刀所代表的不再是一个曾经强大王朝的军事实力,反而见证着一个非洲帝国被屠杀,从而导致支撑殖民时期的种族主义和偏见合法化。

塔尔的家人自1944年来一直在为军刀的归还而奔走,上个月,他们终于赢得了这场斗争。塔尔的后代们从几内亚、马里和塞内加尔的城镇赶到达喀尔,只为见证军刀回归的历史时刻。这把军刀将在塞内加尔保留5年,在此期间,法国议会将决定是否永久性归还这把军刀和其他物品。

这一刻在短短几年前还难以想象。欧洲各国政府、文化部、博物馆和大学一直拒绝承认从非洲大陆带走非洲文化遗产的不道德状况。因此,这把军刀的归还具有高度的象征意义,预示着权力格局的改变,以及非洲生机勃勃的历史重新得到尊重。这也证明了非洲民众的坚韧不拔——这些人无论老少,无论生活在非洲大陆还是散居海外——都动员起来,要求前殖民国家领导人纠正历史错误。

殖民主义建立在否认非洲艺术、音乐和建筑的基础之上。像20世纪六七十年代罗德西亚(现在的津巴布韦)总理伊恩·史密斯这样的野蛮领导人通过破坏非洲文化来抹杀他们的人性,从而使可怕的虐待和不公平合法化。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数十年来,开放社会基金会一直支持那些身处社会转型前沿的民众。我们认识到艺术和文化的力量,它们能够质疑结构不平等、挑战偏见和培养新一代领导人的想象力。我们的文化遗产构成了历史故事的基础,而讲述这样的故事恰恰能够帮助我们认清历史和在世界上的位置。而作为其核心,文化艺术品的创作从根本上体现了人类的希望。

认识到这一点,开放社会基金会正在发起一项新的价值1,500万美元的倡议,目的是强化确保归还从非洲大陆掠夺文物的工作。未来4年,我们将支持民众、艺术家、教育工作者、土著社团、民间社会组织、博物馆、大学和其他机构将非洲遗产返回其合法家园,并培养非洲后代自主决定其历史、文化和身份的意识。

特别是一直要求掌握自己命运的非洲年轻人最近在埃塞俄比亚和苏丹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认识到文化遗产的重要性,并一直努力寻求归还非洲文物。因为意识到年轻人将成为非洲大陆的一支重要力量,许多前殖民国家开始倾听(截止2050年,非洲大陆人口预计将增长10亿以上,达到25亿)。

2017年,法国总统伊曼纽尔·马克龙在布基纳法索一所大学的礼堂发表演讲,承诺优先归还非洲文物。“非洲文化遗产,”马克龙指出,“不能再被欧洲博物馆所禁锢。”从那时起,由法国政府委托编写的开创性的萨沃伊-萨瓦报告已经启动了就归还非洲劫掠文物所展开的全球对话。报告的作者,法国艺术史学家贝内迪克特·萨沃伊和塞内加尔作家费尔温·萨瓦建议立即无条件归还通过盗窃、掠夺、抢劫或不平等交换等手段在殖民时期所取得的任何文物。

自2018年11月报告发布以来,已经大大增强了全球艺术品归还运动。向埃塞俄比亚、塞内加尔、贝宁和尼日利亚等国归还历史文物和人类遗骸的官方请求已经被提出。但要想将文化恢复的希望变成现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非洲丢失的文物数量令人震惊。比利时中非皇家博物馆目前收藏着 18万件撒哈拉以南非洲文物。伦敦大英博物馆和巴黎布朗利博物馆分别收藏着大约7万件非洲历史文物。这与非洲博物馆的藏品数量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据来自贝宁的历史学家兼博物馆长阿兰·戈多诺估计,非洲多数国家博物馆的藏品数量不超过3,000件。开放社会基金会与来自非洲和世界各国的伙伴合作,正在努力改变这一状况。

文物归还不仅仅是直面殖民主义的暴力传统——这一传统仍继续对非洲和世界各地的权力格局产生影响。它还关系到支持非洲年轻人为改造关于多元文化遗产和丰富历史文化的过时的种族主义叙事而正在做的工作。它还关系到赋予当代人创造更美好未来的机会。这一切的核心是重建正在选择前进道路的非洲大陆机构。

https://prosyn.org/QMBsQp7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