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ong225_sean gladwell_getty Images_us dollar Sean Gladwell/Getty Images

紧缩政策的诱惑

伯克利 — 十年零十个月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0年国情咨文中指出,各级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 他解释说:“全国各地的家庭都在缩衣节食,艰难度日;联邦政府也应如此。” 奥巴马表示愿意冻结政府未来三年的开支:“像每个拮据的家庭一样,我们将把开支控制在预算之内,投资必需品,放弃我们不需要的。” 对紧缩政策的呼声很高,奥巴马甚至发誓要“借用否决权推行这一原则”,防止国会的民主党人从中作梗。

这些言论与经济常识相悖。不久之后,奥巴马政府的一些官员试图说服我,称总统只是在进行政治演出。 美国政府将继续推行财政政策,通过减税、加大“国家安全、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社会保障” 等豁免项目的投入来减少失业人口。

但是政治演出将深刻地影响政策辩论,决定哪些论调会赢得公众的广泛认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和其他人认为,在高失业率、低利率的情况下,与所得的收益相比,扩大政府借贷规模、加大政府支出所产生的成本微不足道。 然而,奥巴马的雄辩让紧缩政策赢得了两党的支持,得以推广。

这一政策忽视了美国的适龄人口就业率仍不乐观;就业率从2007年初的80%(和2000年中期的近82%)下降到75.1%。 由于奥巴马政府采取了紧缩政策,当总统于2013年1月发表第二次就职演说时,就业率仅为75.6%。往后的三年,就业率一直维持在77.4%,增长幅度不到2007年以来下降的一半、2000年以来下降的三分之一。尽管如此,当时的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在2015年12月宣布,如果不提高利率,美国经济很快就会“过热”。

因此,美联储十年以来首次提高基准利率。于是,直到2019年8月美国的适龄人口就业率才恢复到2007年的水平;然而,美国国民收入仍比2000-2007年的增长趋势低8.3%。这意味着自奥巴马在2010年1月发表演讲以来,实际收入和产出所受到的损失没有得到任何弥补。

劳伦斯·H·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在2011年1月以前一直担任奥巴马政府下的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 我们曾在2012年警告,如果不重新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适龄人口就业率、生产力和实际收入可能将永远无法恢复到2007年前的水平。在对生产力和实际收入的预估上,我们是正确的;而适龄人口就业率在12年后才得以恢复(比二战后的商业周期长三倍)。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_discount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萨默斯和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基本的算术问题。我们注意到,在一定的利率下购入美债,表明债券持有人愿意向美国政府供款,以保证他们的财产安全。政府借款不仅没有成本,还无需转移资源来偿还债务。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为资助其他刺激措施而借款百益而无一害。尽管人们迟早会对持有美债失去兴趣,政府也将需要推行政策减少债务,但这一切肯定不会在2012年发生。

不用说,我们的言论在当时几乎没有引起波澜。 我又想起了这段历史,因为我们重演历史的可能性似乎正在不断增大。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使美国的适龄人口就业率回落到76%,略高于2010年。在正常时期(2007-2008年前),五分之一的美国人既没有工作,也没有在找工作;现在这一群体数量增加了5%,意味着有数百万人失业。

一项理智的国家政策将让联邦政府使用其收入来产生必要的需求,使雇主重新雇用这百分之二十的劳动年龄人口。当债券持有人不再将美国国债视为特殊的、价值不菲的资产,人们才要担心需要付出什么——而那天可能永远不会到来。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早已了不起地观察到:“我们能为我们的行为买单。” 这点在当下尤为明显,我们甚至不必弄清如何为应对当前危机提供资金——这已经解决了。

Translated by Yinger Yang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YGwXxEN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