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iglitz278_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_joe biden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重拾美国的伟大

纽约—朱利亚·杰克逊是威斯康辛州基诺沙市被警察在背后连开7枪的年轻黑人雅各布·布雷克的妈妈,她得很对,“只有我们举止得体,美国才会伟大。”可悲的是,过去4年里,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一直在带领美国朝着完全相反的方向前进着。

特朗普11月3日再次面对选民时,对美国的整个历史都是生死攸关的。从美国试图面对非洲奴隶制的“原罪”以来已经过去160年了。当时,亚伯拉罕·林肯总统曾人尽皆知地警告,“从内部分裂的房子是站不住脚的。”但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所有的分歧都在扩大。

鉴于特朗普往往依据股市来判断美国经济的总体表现,在他领导下,美国富人变得更富就不足为奇了,因为10%最富裕的美国人持有92%的股票。但尽管股票价格继续创下新高,美国的失业率也一样。目前,约3000万美国居民家庭缺乏足够的食物,而处于收入分配链后半部分的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是月光族。在这样一个不平等现象已经不断深化的国家里,特朗普的共和党不仅削减了亿万富翁和企业的税负,而且还实施了将会导致绝大多数中产阶级税率提高的政策。

就像小马丁·路德·金半个世纪之前所指出的那样,美国的种族和经济不公问题不可分割。57年前的3月,金在华盛顿发表那篇令人心碎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时我就在现场,当时我们唱着,“有一天我们会改变这一切”。作为一名年仅20岁的天真少年,我无法想象这一天会如此遥远,更无法想象在取得短暂的进步后,对种族和经济正义的追求就停滞不前了。

但现在据克纳委员会发表1967年种族骚乱报告已经50多年了,而种族不平等却依然没有减少。这份报告最终的主要结论到今天仍然适用:“我们的民族正在逐步分裂成两个社会,一个黑人、一个白人——这两个社会是既隔绝而又不平等的。”也许在乔·拜登任职期间,美国最终可以走上一条新的道路。

与此同时,2019年新冠疫情继续暴露并恶化现有的不平等现象。新冠病毒离“机会均等”的病原体相去甚远,对那些健康状况本就糟糕的人威胁最大,而在仍然不承认医疗服务是一项基本权利的美国,这样的人是很多的。事实上,没有保险的美国人在特朗普眼皮底下增加了数百万, 而该数据此前在巴拉克·奥巴马总统领导下是大幅下降的;而且甚至在疫情爆发前,特朗普领导下的平均预期寿命相比2010年代中期就已经有所下降了。

没有健康的劳动力队伍就不可能有健康的经济,而且毋庸讳言,一个民众健康每况愈下的国家离伟大是相去甚远的。就像我在1月所写道的那样,即使在疫情爆发前,特朗普的经济记录就是乏善可陈的——而且这是意料之中的。特朗普不明智的贸易战不仅没有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反而在短短三年时间内将其扩大了12%以上。与此同时,相比奥巴马政府任职最后的三年,特朗普所创造的就业岗位不断减少。此外,经济增长在2017年减税刺激所带来的令人兴奋的高潮过后,已经显示出消退和乏力的迹象。特朗普的大减税不仅没有导致更多投资,反而导致联邦预算赤字攀升至10,000亿美元以上。

特朗普的鲁莽执政在国会共和党人的支持下,导致美国无力应对下一次危机,而事实证明,下一次危机就近在眼前了。彼时,共和党亿万富翁金主和公司盟友在2017年寻找免费援助时,还是有很多钱可以救急的。但现在,家庭、小企业和基本公共服务都迫切需要援助,共和党却公开表示家底已经被掏空了。

如果说抗击疫情就像是战时动员,那么美国一直受困于一位仅仅以个人利益为重的指挥官,他拒绝接受科学和专业知识正在威胁到其他所有人的健康。难怪美国已经进入到在疾病控制和经济影响管理方面表现最差的国家之列,美国人现在正在以三倍于二战期间月死亡率的速度死亡。

在特朗普任职总统早期,作家迈克尔·刘易斯曾提出警告,特朗普及其亲信对“行政国家”发起的攻击导致美国完全无法应对未来的波动。美国正在受困于一场本来(可以预见)的疫情,而且完全无力应对即将到来的气候危机、社会经济危机、民主和种族正义危机,更不用说城市和农村、沿海和内陆、年轻人和老人之间的分歧了。

特朗普把矛头指向民族伟大的两个关键要素:那就是社会团结和公众信任。具有这些特点的国家对疫情及其经济影响的控制要好得多。在这些方面都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的美国又怎么可能宣称本民族的伟大?

美国最大的希望现在寄托在拜登身上,具有重新团结分裂民众的潜力是拜登身上最大的优势。尽管美国的裂痕无法在一夜之间愈合,但有一个老掉牙的真理,“时间能够治愈一切创伤。”

但愈合不会自己发生。接受民族复兴计划是美国人的使命。幸运的是,一大批年轻人渴望接受挑战。美国只有充分发挥他们的热情,团结起来,重新落实之前早已存在的原则和抱负,才能让自己变得再次伟大。

https://prosyn.org/JXLnANP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