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非洲的隐性饥饿

达累斯萨拉姆——20年前,南非摄影家凯文·卡特拍摄的一张苏丹儿童在饥荒中饿死,而秃鹫就在他头顶盘旋的争议照片震惊了全世界。批评者抨击这张照片兜售“灾难色情”,称这是国际媒体炒作非洲问题的又一个例子。

但令我感到不安的并不是照片。而是20年后,照片所描绘的问题依然故我。每年全世界仍有310万名儿童死于饥饿。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作为一名非洲医生,我知道严重营养不良和饥饿的摧残并不总是显而易见的。饥饿对人的摧残并不总像我曾在坦桑尼亚医院病房中看到的插着鼻饲管的幽灵般儿童根根突出的肋骨那么明显。慢性营养不良,也叫“隐性饥饿”,还体现在其他方面——但其破坏性和致命性却丝毫不减。而在其他疾病(包括急性营养不良)致死率降低的同时,隐性饥饿现象依然随处可见。

20年来,人们在对抗艾滋病、肺结核和疟疾的斗争中取得了惊人的胜利新增艾滋病毒感染病例在非洲某些国家已经降低了近50%,艾滋病致死率降低30-48%;肺结核病例降低40%,疟疾病例也出现了30%的下降。

但营养不良导致的幼儿生长发育障碍依然严重,同期仅有约1%的降幅。饥饿仍然是非洲儿童死亡的罪魁祸首,占到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的一半,致死人数超过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的总和

事实上,众多科学研究显示营养不良儿童更有可能出现感染、罹患其他疾病并且久病不愈的可能性也更大。比如痢疾是体重严重不足儿童常患的致命疾病,他们死于原本应该很容易治疗疾病的概率是普通儿童的12倍之多。体重严重不足的儿童死于疟疾的可能性是普通儿童的9.5倍

事实上,儿童营养不良现已证实是全球疾病负担的主要原因,世界卫生组织认为2011年

5岁以下儿童死亡总数的45%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不久前来自饱受战争蹂躏的中非共和国的报告显示那里死于饥饿的儿童比死于战火的还要多。

这些数字让营养不良问题看似难以克服。但解决方法也并不神秘:维他命A、碘盐和强化食品。仅维生素A缺乏一项就导致每年有50万儿童失明,失明后12个月内有高达一半的儿童死亡。同样,发展中国家半数育龄妇女因缺铁导致免疫系统减弱。

营养不良造成的长期损失具有多米诺骨牌效应,阻碍人们取得教育成就,并最终危及国家经济。化解这一持续危机需要资金——每年估计要投入100亿美元——还有能让救命方案惠及拯需救助的母亲和儿童的更新更好的策略。

但救助成本看起来远不如饥饿成本那样大。联合国儿基会估计非洲儿童营养不良损失为每年250亿美元。而且这还不是全部。营养不良给全球经济每年造成35,000亿美元的损失,具体表现在生产力损失和更高的医疗费用。

为了迎接挑战、挽救生命和改善经济,非洲需要制定全面战略并且加大对农业投资。

非盟已宣布2014年是非洲的农业及粮食安全年,非洲大陆农业部门预期将显著增长。理论上这应该能改善总体营养状况;但增加农业投资并非总是万能良方。我们需要集中力量建设营养敏感型农业项目,并确保小规模农户、家庭、妇女和儿童参加。

重要的是增加妇女在土地所有权和农业决策中的话语权,并让她们可以申请到旨在通过家庭种植、牲畜和家禽饲养鼓励家庭粮食生产的农业贷款和补助。研究表明女性比男性更愿意在食品和健康领域花费更多收入。增加她们的农业收入和决策权最终能对儿童健康和营养产生更大影响。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此外,农业政策、补贴和投资传统上一直惠及谷物种植者。但决策者需要关注增加肉类、水果和蔬菜等高营养食物,而这些食物对穷人来讲价钱过高。

营养不良会在出生前1000天造成最大的损害,导致婴幼儿健康发生严重而不可逆的变化。为战胜隐性饥饿,非洲政府必须在全球发展伙伴的支持下迅速采取行动。非洲儿童饥饿不一定像1993年卡特照片中表现得那样戏剧化,但其伤害同样是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