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无形经济征税

伦敦—一些聪慧之士,包括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和英格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安迪·哈尔丹(Andy Haldane)都在表示担心下降的生产率增速。由于生产率(用每工时GDP衡量)是生活水平提升的终极推动因素,他们的担心非常正确。

对大部分西方人来说,工资和生活水平已经停滞了几十年。比如,如果你是1970年英格兰北部工厂工人,那么你的孩子有很大可能挣的还不如你50年前多(以真实值衡量)。欧洲其他地区和美国工人亦然,这一经济现实也是民粹主义政治崛起的部分原因。

趋势向下走已经多年。如图1所示,20世纪70年代五个经合组织国家——法国、德国、日本、美国和英国——年均生产率增长为2.4%。2005年以后的十年,这一数字为0.6%。而尽管2007年开始的“大衰退”导致了下降趋势,但平均水平在金融危机前很久就已经进入下降通道。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bHBcNth/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