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教皇方济各在美国

伦敦—毋庸置疑,9月教皇方济各访问美国将是2015年最重磅的新闻之一。美国有着巨大的天主教徒群体,梵蒂冈的教会官员也有着高超的外交技巧,方济各在很多问题上也是掷地有声——常常引起美国右翼的反对——所有这些构成了一个历史性事件的要素。

从外交开始。梵蒂冈官员受到了广泛批评,不仅仅来自方济各本身。但他们之中有顶级智囊——以教皇的首席顾问帕洛林红衣主教(Cardinal Pietro Parolin)为首——曾经不动声色地在世界最危险地区推动和平和社会正义。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如此明智的外交团队之上是一位极具魅力和影响力的教皇,而全世界天主教徒更是达到了12亿之众,因此,这就形成了一个世界多年未见的强大的扬善机器。

关于方济各的奇闻异事听起来煞有介事——比如他常常把自己的电话给那些遭难的人们,以及他决定为罪犯、穆斯林和女性洗脚(这令一些教会人士大惊失色)。这些雅善之行让他获得了善良、平易近人、魅力超凡和坚决果断的名声——在全世界都大受欢迎。

我与方济各交往的个人经验表明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人。我已经71岁了,陷入英雄崇拜也许老了点,但我想不起来哪位公众人物能让我更暖心。他是《马太福音·登山宝训》的写照:“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

方济各所散发的道德权威让他能够非常有力地干预当代矛盾——如谴责亚美尼亚种族灭绝、伊斯兰圣战暴力、意大利黑手党犯罪和腐败、死于地中海的非洲和中东难民等。在他访问美国之前和期间,他在三个在美国存在争议的问题上的观点将形成特别强大的影响。

首先,方济各在帮助结束美国和古巴之间几十年的僵局。不但身为前委内瑞拉主教的帕洛林红衣主教在美国和古巴重建外交关系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方济各也计划在访问美国期间顺道访问古巴。

但美国和古巴关系解冻并不能让所有美国政客满意。事实上,尽管美国总统奥巴马显然渴望结束这一毫无意义的外交冻结,但一些右翼美国政客似乎宁可在佛罗里达州以南存在一个劣等国家而不是潜在伙伴。

方济各将解决的第二个关键问题是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对于以色列最重要的盟友美国来说,这是个棘手的问题。梵蒂冈宣布希望签署一份承认巴勒斯坦国的条约。方济各与犹太人关系向来友好,并且十分理解 犹太人的宗教和文化,因此没有以色列政客可以指责他反犹。

尽管如此,在美国政治制度的某些角落,以色列——具体而言,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及其利库德党(Likud Party)——永远不会错。一位美国参议员曾经对我说:“在这里,我们全都是利库德成员。”

第三个问题——对于一些美国政客来说,这是挑战最大的问题,特别是最保守的保守派——是方济各关于环境保护、气候变化以及可持续的公平经济发展的最新通谕。他显然准备拿出他作为教皇的全部道德分量推动12月的联合国巴黎会议形成气候变化协议。奥巴马关于二氧化碳排放的最新讲话显然与教皇通谕完全一致。

好意疑问,方济各将在他的美国国会演讲中讨论这一话题。30%的美国国会议员——包括众议院议长、共和党员约翰·博纳(John Boehner)——是天主教徒。几位领先的共和党总统候选提名人——包括杰布·布什(Jeb Bush)、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和波比·金达尔(Bobby Jindal)——也是天主教徒,因此,方济各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可能给一些人带来严重的政治两难。

目前,美国政治中的一些最保守元素——他们的后台是亿万富翁大卫和查尔斯·科奇(David and Charles Koch)兄弟,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无动于衷对他们最有利——正在试图抹黑方济各的观点。天主教会曾经试图镇压科学和理性,最著名的便是迫害伽利略,而如今,天主教会在捍卫科学和理性,否认事实的是美国保守派政客。教皇站在理性一边,所有的天使亦然。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1891年,教皇利奥十三世发布了《新通谕》(Rerum Novarum),这个通谕讨论了工人权利,从根本上改变了当代政治进程和决策方法。如今,方济各也希望形成类似的影响,帮助推动治理气候变化的行动。他希望,这样能让世界实现可持续增长,改善穷苦人民的生活,同时也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

78岁高龄的方济各常说,自己已时日无多。大部分天主教徒祈祷他能长命百岁。如此魅力超凡、高瞻远瞩的教皇能给全世界带来无数正能量,我们所有人都应该祝愿他长命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