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反思人类主宰

普林斯顿—上个月,教皇方济各发布了他历史性的教皇通谕《赞美你》(Laudatio Si)。在这篇通谕中,他解释道,他选择方济各作为教名是因为他认为亚西西的圣方济各(St. Francis of Assisi)是“照顾弱者和快乐而真实的整体生态(integral ecology)的典范。”他的命名哲学表明,对自然的关注与穷人的正义、社会承诺以及内心平静不可分割。

方济各通谕的标题参考了圣方济各歌颂创建一切的上帝的《太阳颂》(Canticle of the Sun)——这也是罗马天主教传统中最重要的环境整体论表述。但《太阳颂》所歌颂的“太阳兄”(Brother Sun)和“月亮妹”(Sister Moon)似乎过于接近自然崇拜,以至于有人质疑这是否可以包含在主流天主教思想中。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样的质疑可以休矣。方济各的前任本笃十六世开始将天主教会的注意力转向了环境可持续性的需要。方济各则把这一过程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

《赞美你》得到了巨大的媒体关注,其中大部分集中于其坚定地呼吁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这是合适的,因为作为全世界12亿罗马天主教徒的领袖,方济各毫不含糊地说出科学研究将近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全球变暖”归因于温室气体,而温室气体“主要作为人类活动的结果释放”,这具有极端重要性。

但是,方济各的通谕还有一个角度受到的关注要少得多。圣方济各是最受欢迎的天主教圣徒之一,这是因为他有动物之友的名声。《赞美你》继承了方济各的传统,发出了教皇以权威的通谕反对伤害动物的最强音。

主流基督教的动物思想植根于《创世纪》。在《创世纪》中,据说教皇授予人们主宰一切动物的地位。圣托马斯·阿奎那对这段经文的解释是,它表明人不论如何对待动物都没有关系;我们之所以不应该随心所欲虐待动物,唯一原因是这样做可能导致虐待人类。

少数基督教思想家试图将“主宰”重新解释为“管理”,认为上帝信任人类照看他的创造物。但这一观点仍是少数派,受到环保主义者和动物保护主义者的支持,而阿奎那的解释直到二十世纪末仍占据天主教思想主流。

如今,方济各平地一声雷,反对主流观点,指出基督徒“有时会误读圣经”,并坚持认为“我们必须强力拒绝这样的概念:我们被创造为上帝的形象并被授予地球主宰权就意味着我们拥有了对其他生物的绝对主宰权。”我们对宇宙的“主宰权”,方济各宣称,应该“从负责任地管理这一角度”理解。

近2,000年来,天主教都持有“人类主宰”观念,在这一背景下,方济各的通谕代表着革命性的变化。但通谕中还有一项影响或许更加深远的表述。这一表述脱胎自在1992年教皇若望·保禄二世《天主教教理问答》中,它说,“让动物受苦或毫无必要地死去有悖于人类尊严。”为了确保这一情绪被注意到,方济各还就此发了一条tweet。(是的,方济各的tweet,昵称是@Pontifex。)

什么是受苦和“毫无必要”的死亡?如果你不吃肉也能活得好好的,那么买肉不就是毫无必要地造成了(至少间接造成了)某头动物的死亡?买鸡蛋不就是毫无必要地造成了(或间接造成了)动物的受苦——如果下蛋的母鸡生活悲惨,被囚禁在狭小的铁丝笼中的话?

在拉辛格枢机主教(Cardinal Ratzinger)成为本笃十六世前,他接受了一次采访,在采访中他谴责“生物的工业使用”,比如母鸡生活得“如此‘憋屈’,活像是讽刺漫画上的鸟类。”不幸的是,如今,上百亿小鸡被迫以这种方式生活;事实上,人类的领域充满了毫无必要地受苦的动物。

尽管动物保护主义者在拉辛格成为教皇后恳请他重申其关于动物福利的观点,但他从未这样做。相反,方济各似乎在其《福音书的快乐》(The Joy of the Gospel)中便将工厂化饲养的动物称为“孱弱的、毫无防备的生物,任由经济利益无差别剥削宰割。”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如今,在《赞美你》中,方济各引用了《路加福音》的内容——耶稣说鸟类“在上帝面前从未被忘记。”接着,方济各问道:“那么,我们如何能够虐待它们,让它们受伤害?”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因为我们确实在虐待它们,并且是大规模虐待它们。

大部分罗马天主教徒都参与了这一虐待,一些人的参与方式在饲养鸡、鸭和火鸡时通过减少动物福利实现利润最大化;而大部分人的参与方式是购买工厂化养殖场的产品。如果教皇方济各可以改变这一点,那么在我看来,他将比最近任何一位教皇行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