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壮起胆子的土耳其反对派

伊斯坦布尔—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政府一直在致力于集中政治权力,而反对党进来看不到乐观的理由。这个月在伊斯坦布尔发生的大规模集会是一个罕见的例外。

7月9日,土耳其反对派主要领导人凯末尔·基利奇达罗格乌(Kemal Kiliçdaroğlu)从首都安卡拉出发步行25天后,敦促支持者起来反对民主自由的颓败。“我们将推倒恐惧之墙,”基利奇达罗格乌对数十万群众说道。“我们的正义大游行结束之日,就是新的起点、新的步伐迈出之时。”现在的问题是土耳其各自为政的政治反对派是否能够克服嘴仗,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对埃尔多安的政治霸权的有力的挑战。

基利奇达罗格乌领导的政党共和人民党(Republican People’s Party,CHP)受到非常多的因埃尔多安的大多数统治(majority rule)而深感失望的人的支持。但在土耳其饱受限制的政治环境中,在虽然极端化,但仍广受欢迎的总统仍在台上执政的情况下,反对派领导人将面临非常困难的斗争才能保持他们的势头。

基利奇达罗格乌到达伊斯坦布尔前几天,当他接近伊斯坦布尔边界时,我和他进行了对话,和其他所有人一样,他也对游行的规模感到吃惊,并非常清楚面临的困难。游行是前主流媒体《自由报》(Hürriyet)总编辑、代表CHP的议会议员厄尼斯·贝尔波罗格乌(Enis Berberoğlu)被捕所引起的意外反应。

但游行有其针对性的目标,就像它的行进路线一样,在经历了450公里的“行军”之后,终于大白于天下。基利奇达罗格乌到达伊斯坦布尔时,游行者打出要求经济平等、教育机会、性别平等和保证没有种族、宗教和文化身份歧视。与此同时,基利奇达罗格乌声称他的目标是全面变革土耳其的国家制度,通过重新赋权议会、公正的司法制度以及自由媒体,对行政权做出明确的约束。从如此多样化的目标中打造一个统一的政治平台将考验CHP的领导力。

近几年来,如同刚刚结束的示威这样的自发性游行并没有带来改革派所寻求的结果。比如,2013年5月,大量人群集会反对政府开发伊斯坦布尔盖兹公园(Gezi Park)的计划;示威没有造成任何影响。这一次可能也是如此。

尽管如此,民调数字显示越来越多的公众支持基利奇达罗格乌。据伊斯坦布尔研究所(Research Istanbul)在集会当日进行的调查,支持游行的比例为43%,这比CHP的支持率高17个百分点。换句话说,CHP的游行者得到了他们票仓之外的支持,这表明越来越多的土耳其人对现状不再抱有幻想。

支持者中包括亲库尔德人的人民民主党(People’s Democratic Party,HDP),该党83%的成员支持示威。游行甚至还引起了埃尔多安自己的正义与发展党(AKP)成员的共鸣;10%的AKP受访党员说他们支持游行的目标。

有了出乎意料、计划之外的民众反抗,基利奇达罗格乌似乎巩固了其作为更大的(尽管相当脆弱的)反对派领导人的角色。自去年7月的未遂政变以来,土耳其政府不可避免地采取了雷霆手段,这让许多土耳其人离心离德。紧急状态至今仍没有取消,越来越���的民众愿意倾听反对派对加强法治的呼声。

埃尔多安在4月的宪政公投上惊险胜出,公投给了总统横扫一切的新权力,他可以解散议会,颁布法令,单方面任命法官,这些都坚定了反对派的决心。但这也让更多土耳其人投入了反对派阵营。据伊斯坦布尔研究所的调查,在对公投投“不”的人中,85%支持基利奇达罗格乌的游行。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在公投中投“是”的人中也有7%支持游行。

现在就预测基利奇达罗格乌的游行是否会对土耳其的政治走向产生持续影响还为时过早。但至少,它改变了人们对土耳其下一次总统竞选(目前安排在2019年11月)的预期。但即使本月初的游行成果有限,但埃尔多安还是有一位可怕的反对者,而基利奇达罗格乌的“新开始”要真正实现,也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