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的城市挑战

内罗毕—我的母亲、我的外祖母、我的曾外祖母……她们都出生在肯尼亚农村一个叫Rarieda的村庄,生而贫穷。我也出生在这个村子,并且一直生活在那里直到两岁时爆发严重饥荒。我母亲没有食物,没有钱,也没有机会,她和万千非洲村民一样,把我们迁往城市寻找更好的生活。但是,由于在内罗毕找不到工作和房子,我们只能住在Kibera,这是非洲最大的贫民窟之一。

Kibera距离内罗毕市中心不过几英里,这里污染严重,简易道路和铁皮瓦楞屋顶棚户构成了密密麻麻的定居所。肯尼亚政府不承认Kibera的存在,这里没有下水道,也没有正式的电网。这里的居民约有几十万到上百万,在官方记录中,他们根本不存在。

Kibera只是全世界如火如荼的快速城市化进程的一个后果。超过44%的发展中国家居民已经入住城市。人口资料局估计,到2050年,只有30%的全球人口仍将生活在农村地区。但很少有人会停下来想一想,如此变化会对类似我家的家庭产生什么影响。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HHmmrDz/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