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使疟疾边缘化

        旧金山—去年秋天,当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夫妇宣布要将人类疟疾从地球上消灭的雄心勃勃的目标时,他们给全球的医疗卫生界以极大的冲击。他们强调,“一个地方都不能少。”

        随后立即爆发了激烈的争论,一些经验丰富的医生质疑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行性。这些怀疑主义者提到了第一次“全球消灭计划”,该计划是20世纪50年代的一个试图从世界上众多地区(不包括非洲)消灭疟疾的雄心勃勃的计划。尽管这个计划最初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是当捐款人、政府和民众对它失去兴趣并将注意力转向其他地方的时候,消灭计划很快就破灭了,这使疟疾又死灰复燃达到了具有破坏性的水平。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没有人会提议让第一次消灭计划的失败的策略再显身手。盖茨基金已经明智地开始推进向主要科学家就加快强有力的新诊疗手段的研发进行的咨询活动,并且已经资助了一种疫苗,新药品以及新诊断技术的研发。与此同时,减疟伙伴关系最近已经启动了一项全球商业计划,以统一抵抗疟疾的各界人士的行动,并刺激更多的投资。各方都认为离彻底消灭疟疾只有几十年的时间。

         然而,虽然离彻底消灭疟疾还有一段距离,并且需要新的手段来实现这一目标,但是,利用我们现有的手段,我们可以在近期取得许多成果。最近,在诸如埃塞俄比亚和卢旺达这样的国家扩大药浸蚊帐的使用和减少疟疾患病率上的成功,使人们建立了疟疾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大规模减少并在一些地区彻底被消灭的信心。

        为了将这一机会变成现实,亟待发展一个可靠的策略并加以施行。在最近一篇载于英国科学杂志《柳叶刀》的文章中,奥利弗·萨博(Oliver Sabot)和我一起提出了这样一个策略,该策略使用的方法很简单:加倍努力在疟疾“中心地区”(例如,赤道非洲和世界其他几个地区)迅速减少疟疾感染和死亡率,与此同时开展降低当前疟疾发病率的运动。

        疟疾有天然的范围,这是由经度和纬度,以及在有些情况下人类的干预决定的。一些位于这样的区域边缘的国家就特别能从一系列因素中受益,这些因素包括较低的疾病传播率,较健全的医疗卫生系统以及国家比较高的富有程度,它们使彻底消灭疟疾成为可能。最重要的是,这些国家并没有被疟疾所包围。

当这些国家成功地消灭了疟疾时,它们就提供一种新的“没有疟疾”的支点,这使在这个过程中追求积极的控制措施的它们的邻国,能够开始自己的消灭疟疾的运动。通过这种方法,发生疟疾的范围确实能比当前的范围缩小很多。

这个策略已经在没有国际社会推进的情况下自发地运用了。在太平洋沿岸,在瓦努阿图以及所罗门群岛上得到澳大利亚政府支持的消灭疟疾的运动,在疟疾地方病流行的远东南地区已经开始了。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全球范围内,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已经制定了到2015消灭其四个最南的成员国——博茨瓦纳、纳米比亚、南非和斯威士兰——国内的疟疾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它们正积极的和它们的北部邻国进行讨论,并且依靠莫桑比克、南非和斯威士兰之间非常成功的伙伴关系模式的创新性跨区域合作也正在发展之中。其他正在努力消灭疟疾的地区有中国、菲律宾和中美洲国家。

每年有100多万人死于疟疾,其中大部分是儿童。然而,疟疾却是一种可以预防和可以治愈的疾病。一个接一个国家消灭疟疾,并最终达到全球消灭目标的消灭疟疾的任务正在进行中。这一次,我们不能在这一任务完成之前止步不前。